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少君之迷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少君之迷

    看谷之華猶遲疑不決,司陽天尊說道:“十二臂修羅斬破古傳送陣的同時,也生生受了你滅天一掌,金身即便不直接崩潰,也必受重創;熊弼、祝炎等輩,只要能抓住這一線機會,就不需要我們在此苦惱什么了。”

    “熊弼真要是聰明人,我當初就不會選他追剿少君遺孽了。”

    谷之華對熊弼、祝炎等輩實不抱太大的希望,而古傳送陣已毀,以他金仙境巔峰的修為,也無法相隔億萬星域,去感知玄曜境在古傳送陣被毀之后所發生的一切,而玄曜境所涉及的情形太復雜、少君遺孽中個別存在又極妖孽,也就沒有辦法去推演背后的因果……

    種種因素糾纏到一起,令谷之華心存不安,卻又無計可施。

    即便是將柯清抓過來,強迫他煉制虛空大陣,開辟通往玄曜境的空間通道,最快也是要等到數十年之后了

    “還沒有靈筠的消息?”司陽天尊轉開話題問道。

    “三千年過去了,靈筠的命魂長明燈還沒有熄滅,她很可能是落在神宵宗的手里了,”谷之華想到這事,色如金紙的臉抽搐了一下,說道,“早知這樣的結果,就不應該讓她去玄辰七域,錯亂她的輪回因果!”

    “北辰魔使曾入星墟查探過,星墟深處有時空湮滅的殘跡,靈筠有可能還被困在時空亂流之中。說她落入神宵宗手里,也不合理。少君遺孽抓住靈筠,即便無法破解我們神魂印記,也不至于拖三千年都沒有動作,卻在這時候突然想到要回太煥境……”司陽天尊說道。

    谷之華長吐一口氣,說道:“我們還是低估了玄辰七域的潛力,還以為將那幾個成就金仙或有機會成就金仙的家伙解決掉,就不會有問題了,沒想到還是讓他們搞出神宵宗這個龐然大物出來了——想想也是我們疏忽了,當年鴻蒙那老狗賊,將祖魔的顱骸封印在玄辰星域,怎么可能沒有其他的隱藏部署?為防萬一,魔神殿那邊還是要做全力的準備,淵澶郡不能再出變故了。”

    神宵宗已經崛起成為天尊宗門了,而魔域這些年培養的戰力都輸送到魔神殿了,他在神庭山所掌握的力量,還不足以橫跨億萬星域去征討天尊級的宗門勢力。

    **********************************

    知道陳尋這些年在蒙天、太煥境所經歷的事情,赤海擠到陳尋身邊,迫不及待的說道:“谷之華算計天機,卻怎么都算不到他女兒會落在宗主你老人家手里調教玩弄,是否讓赤海觀瞻一下谷老賊女兒長什么樣子啊。”

    陳尋想將赤海一腳踢邊上去,但想到他這些年對靈筠仙子的手段似乎也談不上光明正大。

    見眾人都想看谷之華之女靈筠仙子的真面目,陳尋便將黑衣少女小筠從焚天寶蓮里放出來。

    這一刻,兕師、徐崢等人都難抑震驚的站起來;常暨更是抑不住失聲驚呼出來:“少君!”

    少君遺裔里,僅有兕師、徐崢、常暨等少數人,是從頭到尾都追隨少君逃出太煥境的,雖然在逃亡途中也歷經多次轉世,但猶保留著前世的記憶。

    常真、老夔等則是在少君遺裔逃亡途中成長起來的;而蘇棠、蘇守思、蘇竣元、蘇靈音、蘇武陽、蘇竣臣、蘇牧臣、蘇護、蘇凌風等人,更是在少君遺裔潛伏天鈞諸域之后崛起的新生代。

    聽見常暨失聲直呼黑衣魔使小筠為少君,眾人都是極度震驚,難以置信的盯住黑衣少女。

    少君在逃亡途中,為掩蓋蘇旦等人潛伏天鈞境的蹤跡,僅率兕師、常真、老夔等少數戰力,將追剿他們數萬年之久的南山戰部吸引到別處,最后在大戰中殞落,兕師、常真、老夔隨同虛空神殿墜入云洲。

    誰也不愿意相信,少君殞落后會轉世成為判帝谷之華的女兒,還入魔成為始魔宗的魔使。

    仔細分辨,黑衣少女小筠似有一種與蘇棠她們極為玄奧的相似神韻。

    雖然修煉到蘇棠這一層次,羿族少君血脈已經不再占主導地位,但也不能抹去血脈傳承對她大道修行的深刻影響。

    方嘯寒、陳徹等人,這時候只覺得谷之華與始魔宗布局詭異,而眼前這黑衣少女到底是不是羿族少君轉世,他們都無法給出什么判斷。

    姜晨歌幽幽嘆道:“此女相貌確與少君之女常儀極為相肖……”

    常儀在失蹤前,曾入靈墟宗修行,又嫁入姜氏,姜蜀就是常儀留下的子嗣——常暨早年也因此才守護在姜蜀的身邊,想要扶持姜蜀上位——姜晨歌當年還指導過常儀的修行。

    “絕不可能,此女斷無可能是少君轉世,”徐崢斷然說道,“即便神庭早年遺落的兩塊六道輪回碑,實際是被谷之華及始魔宗暗中劫走,即便少君早年就無意間有殘魂落入始魔宗手里,能讓他們施展輪回秘術,但此女都已經修煉到梵天境后期境界,即便是少君轉世,也早就該打開輪回印記,覺醒前世記憶了……你們看她,有半點認出我們的樣子?此外,此女在太煥境頗有名氣,梅山天尊、柯清仙君等人,又怎么可能看不出破綻?”

    “倘若少君的輪回印記,已被始魔宗用輪回秘術打散、斬斷了前世因果呢?”兕師問道。

    通常說來,經歷九世輪回都不能覺醒前世記憶,輪回印記就會徹底消散,屆時與前世的輪回因果就會被完全的斬斷——當然,參悟輪回大道到本源境界,或借用輪回仙器法寶,同樣能將輪回印記提前轟滅,斬斷前世因果。

    徐崢說道:“谷之華此賊,此前是對少君用情頗深,但這一切不過是他為篡奪帝位所施展的陰謀詭計——而即便谷之華存有余情,但此女已經被斬斷了前世因果,那她就是谷老賊的女兒,與少君再無任何因果牽連……”

    徐崢是殺伐果斷之輩,形勢都發展到這一步,他不會因為眼前這神秘的黑衣少女與少君有牽連,就變得猶豫不決起來——既然梅山天尊等羿族叛孽都與此女斬斷因果了,他們自然也要該干嘛干嘛。

    “谷之華及始魔宗布局極其陰沉,不能以常理度之,也或許少君的輪回印記經六道輪回碑進一步封印起來了,”陳尋從揭開始魔宗的一角面紗之后,對谷之華及始魔宗他從來都是以最陰險的角度去揣度他們,這時候想到另一種可能,說道,“此女神魂深處,有一道神魂封印,我迄今都不能破解。而始魔宗幾乎所有的魔使,神魂深處都被下了同樣的神魂禁制……”

    眾人這時候又都看向徐崢:谷之華接引少君的殘魂轉世,卻又用六道輪回碑斬斷少君的前世因果,怎么想都透著難言的詭異,陳尋的推測更合理一些;也唯有如此,此女在谷之華手里才能隨時變成棋子去用。

    徐崢臉色微變,明白眾人看過來是什么意思。

    要是黑衣少女神魂深處的封印,與六道輪回碑相關,要是借助六道輪回碑破解,將相對容易一些。

    他們手里是沒有完整的六道輪回碑,但兩截殘碑,其中之一,道虛的本源靈識寄附在上面,成為道虛的神魂命魄載體,自然不能再用,另外一截殘碑是徐崢的本命法寶,卻是可以借用的。

    只是徐崢對輪回大道的參悟有限,而輪回大道是修羅一族的秘傳——修羅一族之中,唯有陳尋有參修。

    眾人是要他將輪回殘碑交出來,交給陳尋重新祭煉,或有可能解開困惑眾人心頭最大的迷團。

    只是這截殘碑是他最大的依靠,也虧得這截殘碑他才成功修入梵天境。

    天劫沒有那么容易渡的,東御真君、魏帝許春望以及姜無涯,早就是涅槃境巔峰的玄修,但數千年過去遲遲不敢渡天劫,就是道基不足深厚。

    方嘯寒、姜晨歌、常曦、蘇清影他們都是轉世重修,而蘇棠、千蘭又是從上師蘇旦那邊獲得完整的大道印記,才以極快的速度修成無劫法身的。

    雖說徐崢已經修入梵天境,但這截殘碑依舊是他最強大的助力,此時轉手交給陳尋祭煉,他個人戰力少說要下降一半。

    “我煉制的五行靈劍,過不了多少就能大成,這陷仙印便讓給徐老魔你。”陳徹說道,將陷仙印取出來,要跟徐崢交換六道輪回殘碑。

    說起來在天道宗,徐崢要算陳徹的徒子徒孫,但當年在混沌火海陳尋要徐崢交出半截仙碑給道虛寄附本源靈識時,說過要還他一件仙階法器,此前的承諾還沒有兌現,現在又要他將另半截仙碑交出來,大家也覺得不能太強迫他了。

    “我不修五行,陷仙印在我手里也難發揮戰力,”徐崢咬牙說道,“只是這半截殘碑,我是打算留給昭容當嫁妝的;宗主一定要用,徐崢也只能唯命是從……”

    “哼哼,徐老魔倒是好算計,”姜晨歌嘿然而笑,幸災樂禍的說道,“你家那魔女的脾氣,不曉得陳尋能不能受得了。”

    徐崢面不改色的說道:“昭容也是修煉大混沌劫劍出了岔子,心性才有些孤傲,本性卻是不壞的,但既然雷鈞老祖及黑蝰蟒尊能修混沌大道,昭容繼續修煉也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

    姜晨歌、陳徹、方嘯寒無聲對視而笑起來,徐昭容那樣子還叫本性不壞,這些年不過是被大家壓制著無法作惡搞事罷了,而陳尋修悟鴻蒙大道這事,也僅是極有的幾人知曉,沒想到徐崢卻是猜出端倪來,他這是要打陳尋鴻蒙大道印記的主意……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