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王級修羅

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王級修羅

    (月票榜又掉出前十了,求點月票……)

    陳尋身形沒入虛空之后,空間擾動在學宮山上空蒼穹所誘發的一層層空間折褶,經久都沒有消失這意味著這段時間陳尋整個人一直都停留在虛空之中,在虛空之中不斷的開辟前往玄曜境的空間通道。

    “啪!”

    又是一件陣盤經受不住劇烈的元力沖擊而崩裂,仿佛一顆星辰湮滅,這件堪比下品道器的陣盤破裂之后就剩點點殘渣灑落下來。

    青冥仙子眼皮子猛然跳動了一下,擔心眼前這座簡陋極具的法陣無****小說 法支撐陳尋在虛空里開辟出直接通往玄曜境的空間通道,要是陳尋迷失在茫茫星域里,就不知道要過多少年,才能重回太煥境了。

    這些年來,陳尋雖然對乾坤大道的參悟已經進入全新的境界,境界之高不會比羿族煉制虛元殿此等虛空法寶的那位上古大能稍差,但他可沒那么多時間,從容不迫的去煉制出像虛元殿這樣的虛空法寶。

    即便是像修羅神殿祭壇那樣的虛空法陣,陳尋也沒有時間去煉制,他此時要趕去玄曜境,與方嘯寒他們匯合,只能先布下一次性的簡陋虛空法陣,進行星域橫跨。

    即便是如此,這座簡陋的一次性虛空大陣,也足足用了近千件中下品虛空道器。

    或許是谷之華已經暗中將羿族的太古傳承泄漏出去,經誅魔功德令收繳來的諸多魔骸里,就有很多是簡單的虛空法寶。

    這說明這些并明天生就有虛空血脈的魔物,在虛空秘意上都有著不同程度、不同側重面的參悟。

    也恰是這一類的魔骸大量收集上來,才讓陳尋有可能布下這座簡陋的虛空法陣,不然的,哪怕是從頭煉制這些簡陋的虛空陣器,也需要數百年甚至數千年的時間。

    “成了……”燕云神侯周祝源驀然睜開雙眸,難掩興奮的說道。

    周青看洗劍崖前所布這座虛空法陣,近三分之一的道器陣盤都崩毀了,心痛的說道:“這要是都不成,那我們損失可就真大了。”

    虛空法寶要比同層次的普通道器稀罕多了,一件抵十件都會有人搶著換。

    想當年陳尋在天鈞境,一輛能瞬穿虛空的神王戰車雖然才是中上品級道器,卻在諸多蕩魔戰車里出盡了風頭,所發揮的作用都比得上一件珍品級道器戰車了。

    為陳尋一次橫渡星域就消耗這么多,要是陳尋還失敗了,沒能趕到玄曜境與黑衫軍匯合,那該有多心痛啊。

    燕云神侯哈哈一笑,黑衫軍能否繞過羿族神庭的阻攔,能否順利趕到太煥境的意義太重大了。

    黑衫軍此時所具備的戰力,就抵得上三分之二個問墨學宮,及時趕到太煥境與靈池精銳弟子融為一體后,就能使蒼莽山脈防線真正的穩固下來更為主要的,黑襯軍與紫微殿在淵澶郡正式扛起羿族少君的旗號,會對實際已經被始魔宗與谷之華搞得分崩離析的羿族造成多深遠的影響,能不能、能在多大程度上將嚴重分裂的羿族勢力重新聚集起來,此時都很難有一個準確的估算。

    ***************************

    “……”

    聽得南山仙君熊弼在鶴羽崖前咦然倒吸涼氣,徐東虎遁身飛上崖頭,就見南山仙君熊弼身前的徹天鏡,此時顯示出一片白云悠悠的深碧色蒼穹來,看似沒有異常,但蒼穹深處那似漣漪般的空間折褶瞞不過他們的神識探察。

    “……”徐東虎這時候也是倒吸一口涼氣。

    不同于天域內的虛空穿越,超矩的天域間跨越很容易從空間擾動造成的空間折褶上,判斷跨越的規模跟距離。

    看徹天鏡所照見的那片蒼穹,空間折褶似漣漪般往四面八方擴蕩開去,玄曜境的天地元力受到牽制,西北域的蒼穹上空形成廣及數十萬里的漩渦狀鱗云。

    這樣程度的空間擾動,即便是方嘯寒等人所持的虛空神殿也遠不可能形成,而方嘯寒等人率黑衫軍潛伏到淵沉海底已經年余,到現在都不敢露頭,此時到底是哪方神圣橫跨星域,進入玄曜境?

    感應到玄曜境出現空間擾動的諸多梵天境仙人,紛紛飛上崖頭,盯著徹天鏡盯住那片蒼穹;崖頭很快就聚集近三十梵天境強者。

    空間擾動的劇烈程度,遠超乎眾人的想象,以致眾人一時間都保持沉默,沒有人開口說要用虛空印打開蒼穹之門,前往那處攔截這位即將進入玄曜境的神秘大能。

    短時間內調兵遣將已經來不及,僅僅是他們十數人趕往此地,即便能將這位神秘大能攔截住,但要付出多少慘重的代價?

    或許這人進入玄曜境并無敵意呢?

    “能仙君、祝仙君,梅山天尊還要過多久才能到玄曜境來?”一個身穿青蓮色道袍的梵天境女修開口問南山仙人熊弼。

    熊弼所率的南山戰部以及祝炎仙人是第一批進入玄曜境追剿叛軍余孽的兵馬,雖然他們所部兵馬,與羿族神庭在玄曜境的附屬宗門靈源宗匯合后,共有三十一名梵天境強者可以調用,但無法對進入玄曜境的黑衫軍形成絕對的壓制優勢,故而進一步向神庭救援。

    神庭方面也答應要調派梅山天尊率部到玄曜境來,主導對少君余孽的清剿他們前期的職責就是要將少君余孽黑衫軍牽制在玄曜境,不讓他們有機會借虛空神殿逃離。

    即便借虛空神殿能進行天域間的超矩跨越,但需要長時間的準備,而且動靜也絕小不了。

    這段時間黑衫軍就潛藏在玄曜境東北域的淵沉海底,以躲避神庭追兵的剿殺。

    熊弼、祝炎以及靈源宗的諸位仙君,都巴望著金仙境的梅山天尊能盡早從其他事務上脫身到玄曜境來,結束玄曜境的追剿戰。

    但沒有想到梅山天尊還沒有經古傳送陣趕到玄曜境,竟就有神秘大能或神秘勢力,橫渡億萬星域進入玄曜境。

    沒有人相信這純粹是巧合,靈源宗的太上長老就忍不住追問梅山天尊的行程。

    南山仙人也想催問神庭梅山天尊的行程,但這時候他的眼睛怎么能從徹天鏡上移開,就見無盡空間折褶的深處,就像是神之眼瞳驀地睜開,一個身形仿佛水滴似的擠出來,出現在玄曜境的蒼穹之上。

    來者身覆青黑色的鱗甲,青面獠牙,粗壯的四臂手持紫色巨劍,好奇的打量著四周的天地。

    是一頭剛修入涅槃的修羅?

    這怎么可能?

    何方勢力動用如此磅礴的資源,將一頭剛修入涅槃的修羅橫跨億萬星域送入玄曜境來?

    俄而就見這頭修羅黑如深淵的魔瞳轉動著,下一刻似隔著千萬里之遙,透過徹天鏡直接往鶴羽鶴前的眾人望來。

    熊弼、徐東虎等人心頭猛震,知道這頭修羅不可能直接看到他們,僅僅是逆著徹天境的感應,感知到他們的存在。

    這是何等恐怖的神識感應,竟然讓眾人有一種神魂都被照徹的錯覺。

    下一刻,就見那頭修羅體內神焰涌動,百丈魔軀迅速的變大,腋下長出新的巨臂,直接那頭修羅的魔軀真正踏天立地的展現在眾人面前,熊弼、熊延慶、徐東虎等人下巴都嚇掉,有人都抑制不住內心的恐懼,尖叫起來:“神王級修羅,是修羅神王!”

    熊弼一屁股跌坐在地,沒想到此時進入玄曜境的,竟是一頭堪比金仙境中后期的神王級修羅或者說是修羅族新的神王誕生了!

    修羅一族與太元古族早就兩敗俱亡了,所剩的殘裔都不成氣候,諸域之間怎么還有神王級修羅的存在?

    不管怎么說,熊弼都知道來者是敵非友。

    修羅族圣女迦黛不知何故,突然與魔族分道揚鑣,加入神宵宗;而最終從太元地底仙府脫困的修羅魔人,也都加入神宵宗此時迦黛與成百上千的修羅戰將,很可能就在黑衫軍里。

    這時候掰著腳趾頭也知道,此時闖入玄曜境的神王級修羅,絕對是敵非友。

    這一刻,就見那頭神王級修羅撕開身前的虛空,但就在這頭神王級修羅身形消失在虛空之前,眾人猶有靈魂被窺透的錯覺。

    驀然間,熊延慶大叫起來:“快啟動大陣,這修羅往我們這邊殺過來了!”

    經熊延慶提配,熊弼也猛然跳起來,修羅神王遁入虛空之前,不會無緣無故盯著他們這邊。

    然而不等熊弼他們反應過來,鶴羽崖上空一陣空間震蕩,就見那樽萬丈巍峨的龐然魔軀已經跨出虛空,十二只黑鱗巨手持握十二柄紫金色巨劍,已經往下方與古傳送陣融為一體的防護大陣斬來……

    鶴羽崖前的防護大陣,也是最頂級的天地防護大陣,理論上能抵擋金仙境天尊大能的沖擊,但神王級修羅根本不給他們反應的時間,每一柄紫金色巨劍都有兩三千丈長大,斬動時黑色魔焰洶涌的燃燒,每一劍斬出就像有一整座下境大世界碾壓過來、撞過來,而且在南山仙人的念頭轉動之間,就已斬出一百四十四道劍影,往防護大陣碾壓過來。

    南山仙人熊弼已經修煉到梵天境巔峰境界,念頭轉動的速度與金仙境大能相差無幾,看到修羅神王一念就能斬出十二次,而且他媽的又是十二條巨臂,他就知道此時還想著借助防護大陣抵御強敵,只會被殺得片甲不留……

    即便是南山仙人熊弼此時親自主持鶴羽崖防護大陣,但想聚集一次天地元力也需要一念短時,然而修羅神王手臂太多了、巨劍的斬速又太快了,這就意味著在熊弼聚集新的天地元力之前,鶴羽鶴防護大陣需要能承受十二次、一百四十四劍的全力沖擊。

    只有仙階防護大陣才能做到這一步,鶴羽崖防護大陣頂天只能承受兩次、二十四劍的沖擊而已……

    極致的劍速、極致的力量以及極致多的巨臂,修羅一族在太古時就是赫赫有名、令諸天神魔心驚膽顫的戰斗神族!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