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八十六章 誅殺魔頭

第八十六章 誅殺魔頭

    看著寧東辰等人在那里調兵遣將準備佯裝突圍,黑衣少女小筠在焚天寶蓮之中臉上卻一直不屑的冷笑,到最后,終于忍不住道:“陳尋小賊,你們如此枉費心機,以為這等雕蟲小技,我宗秘使會看不穿?”

    “看穿又如何?”陳尋微微一笑道,“破綻越多,爾等魔孽不是會越好奇、越想搞個明白嗎?”

    黑衣少女小筠張張嘴,最終還是沒有反駁出口,雖然她斷定陳尋既然詭計能夠成功,但也無關大局了,只是她心里卻沒有太多的興奮跟得意。

    ……………… &n++++小說 bsp;戰場之中,殺氣劍光縱橫激蕩,魔煞黑云被攪得支離破碎,雖然不能侵入紫微神將戰陣所形成的無形屏障,卻也阻止戰陣之中的人族玄修往外延伸神識,探察外圍的細微變化。

    在這樣的環境下,補天部眾人的頭頂籠罩著一層似與魔煞黑云完全融為一體的黑色輕紗,在陳尋關注之下,自以為悄無聲息的游走在戰場邊緣。

    魔族稟性好戰,從山嶺之間殺出的諸多魔物,魔瞳皆赤紅如血,盯住位于戰場核心的人族戰陣,恨不能食其肉、噬其骨,哪里會想到身邊竟還有百余人族潛伏在暗處?

    諸宸微閉雙目,心神魂意與頭頂這面“闇光玄影紗”融為一體,確保神紗模擬的氣息與魔煞黑云完全一致,才能如此險惡的戰場完全隱藏蹤跡。

    其他人都是各自盤坐閉目,暗養精神,等待最佳的出手時機。

    只有諸風略顯煩躁,不時睜開眼睛看向諸宸,神色沉郁。

    突然,諸宸察覺到一絲異樣,猛然睜開眼睛,往大寧諸部的戰陣望去。

    陳尋心頭微動:這諸宸行事卑鄙,修為在他眼底更是不值得一提,但他神魂氣息與這件透漏上古洪荒氣息的神紗法寶融為一體,竟然差點能感應到他的神識窺探,看來這件神紗法寶看來非同小可;只可惜……

    再看諸宸這邊,身邊眾人都被他驚動,一個青年玄修微露訝然,詢問道:“少族長,怎么了?”

    “奇怪,為什么我總感覺有些不對勁?”諸宸說道。

    “不會是有人看出破綻?”諸風想勸諸宸收手,此時便順著他的語氣問道。

    那名青年玄修則不以為意的說道:“此地乃是魔域,有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不足為奇。闇光玄影紗專擅潛蹤匿形,而少族主與其神魂最為契合,天人境修為竟然就能祭煉完全,可以說是天眷我族,即便是魔帝級的角色站在咫尺之外,也能欺瞞過去,怎么會有人能看出破綻?”

    諸宸皺起眉頭:“話雖如此說,可我總覺得有些心神不定。”

    那青年玄修又笑道:“大概是少族長將要大發一筆,所以興奮所致吧。”

    聽得此話,其他眾人都是哄笑起來,顯然深以為然。

    唯獨諸風越發神情沉郁。

    諸宸不滿的看了一眼諸風,搖搖頭收拾心情,正要說話,突然臉色一變:“不對!這伏龍山諸部怎么回事,居然直接往魔族大軍的大本營沖去?”

    ……………………

    戰場之中,已然風云變幻。就在諸宸說話之時,大寧諸部將卒就變化戰陣,驅使兩樽紫薇神將往西北角聚合一處,猛然往那邊山嶺殺出,萬余將卒則各御戰車緊隨其后。

    萬余將卒在戰陣上,隨時保持結陣的狀態;而紫薇戰車位于兩座紫微神將戰陣之中,也蓄勢待發起來。

    紫薇戰車之上,以寧東辰、寧子赫等試煉弟子為首的千余劍修,此時都已將紫庚精金所煉制的靈劍御起,結成玄奧莫測的紫微焚天劍陣,就見道道劍氣噴涌而出,但在大寧諸部將卒的上空,凝而不散,仿佛一片星云籠罩,孕育無盡的雷電,即將噴薄而出。

    魔族在伏龍山是吃過紫微梵天劍陣的大虧,但也不可能看到千劍御起,就被唬住不動,此時兩翼山嶺猶有大股的魔兵魔將如洪流卷泄過來。

    這一刻劍光劃破蒼穹,仿若劈開混沌,蒼穹之上黑壓壓如同山岳一般的血煞魔云瞬間灰飛煙滅。

    霎那間,就見昏瞑的天地中陡然刺亮,就見如洪流泄出的劍氣震蕩虛空,天地間一起震鳴起來,魔煞魔氣都被攪動,就聽得見數千里方圓的萬丈絕嶺被震得嗡嗡作響,有無數巨巖從山峰崖嶺崩落,許多皮糙肉厚的魔物躲避不及,都被砸得慘聲廝吼。

    這時候劍光才如雷瀑殺出,一層層往敵陣深入,瞬息間就彌漫數百里方圓,就見劍光所過之處,一切魔物都斬成齏粉,竟毫無任何抵抗余力。

    紫微焚天劍陣!

    是真正的紫微焚天劍陣!

    魔族此前更多猜測這些大寧部的試煉弟子,很可能只是虛張聲勢,沒想到大寧諸部真讓試煉弟子,將如此重要、威力又如此強悍的劍陣,帶入魔域深處。

    紫薇焚天劍陣小試牛刀,瞬間便打破了戰場僵局,不愧是曾經斬殺魔帝的絕強劍陣!

    劍光最終斂去之時,天地為之一寂,數百里方圓的戰場仿佛在瞬息間被抹去。

    大寧諸部將卒,趁此良機,驅使兩樽紫薇神將大踏步往前沖殺,戰車在山嶺間狂飆突進,趁諸多魔物為劍陣所懾之際,須臾間殺出數百里。

    這時候才有新的魔兵魔將,在兩翼的山嶺間重新聚集。

    在這些魔兵魔將,卻夾雜著一聲充滿懊惱和憤怒的吼叫尖嘯,陳尋神念掠去,就見一樽千古魔頭級數的蛇魔正往后方倉皇狂退,撕開虛空,眨眼間就到了數千里之外,這才以為脫離了劍陣的覆殺范圍,停下腳步。

    陳尋嘴角露出一抹淺笑,與黑衣少女笑道:“你看我紫薇焚天劍陣的威名,已經深入魔族之中了,竟能讓這頭蛇魔見陣驚遁。”

    黑衣少女冷冷一笑,說道:“你即便能誘殺一兩樽魔帝,又能如何?你真以為到最后冒充紫微仙君,真能瞞過始魔宗諸尊的窺天法眼?”

    ………………

    紫薇焚天劍陣石破天驚一般的劍光已然斂去,可那劍光卻仿佛一直還留在補天部諸人心中。

    看眾人皆滿臉驚騙,諸風借機勸諫道:“諸宸,大寧諸部擁此劍陣,不容輕侮……”

    然而諸宸恍若未聞,雙眼之中的貪婪之色,反而更加強烈,喃喃自語:“好一個紫薇焚天劍陣!好一個紫薇焚天劍!這般好東西,落在大寧諸部手里,真是暴殄天珍,若是在我手中……”

    “諸宸!”諸風忍不住出聲震喝,想要將諸宸心中的貪念蕩去。

    諸宸似被驚醒,卻是冷笑一聲:“諸風,你不用再勸了。這劍陣不犀利,我還看不上眼呢!既然他們自以為有此劍陣,能無往不利,敢孤軍深入魔域,除了與魔族大軍拼個兩敗俱傷,還能有其他的下場?而此正是我輩良機……”

    眾人跟隨諸宸干慣火中取栗、趁火打劫的事,此時也都是滿心貪念,一時間摧動真元法力,戰意澎湃,就見在諸宸的操縱之下,闇光玄影紗陡然加速,擁裹眾人往戰場之中潛去……

    ………………

    距離戰場萬里之外,正是此次圍攻魔軍的大本營所在。

    那驚艷絕倫的天威劍光,也是令魔軍大本營一陣驚憂喧囂,數頭大魔君就想著撤兵避開這部人族精銳的鋒芒。

    這時候一聲威煞而浩淼的怒哼破空傳來,魔威浩蕩,竟仿佛籠罩天穹,將方圓千里之內魔息魔煞,頃刻間凝固成了實質!

    一時之間,無論實力如何,所有魔物統統伏地膜拜,大氣都不敢出一聲。整個大本營之中,竟變得落針可聞,唯有巖漿地火偶爾的噴發打破沉寂。

    “金世海參悟狗屁天道,以神祗之力牽引劍陣,還有些威力,此時的紫薇焚天劍陣不過幾個黃口小兒摧動,威力不及此前十一,就能讓你們都嚇破膽?也罷,便讓本帝掂量掂量這劍陣的成色!”

    說話間,一道魔識閃電飛掠而出,投往萬里之外的戰場。

    良久之后,魔物們這才戰戰兢兢的起身,慢慢的又恢復了之前的喧囂……

    ………………

    戰場之中,激斗更烈。

    而那樽早就被陳尋神識鎖住的千古魔頭則畏縮退避,已生去意。

    這樽千古魔頭,乃是蛇魔一族,生性狡詐謹慎。他吞吐著長舌,豎著的瞳孔之中閃爍著陰毒的厲芒,只是督促其他魔物往前圍攻,它的本尊卻在數千里始終不肯出手。

    之前紫薇焚天劍陣之威,實在太讓它心驚肉跳了。

    當年青角魔帝擅入伏龍山,都在眨眼間被斬得身殞道滅,它有什么資格直面其鋒芒?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魔識掠來,狠狠打入它的識海。

    蛇魔痛苦的一聲慘嚎,眼鼻都溢出血來,身形扭曲,完全為蛇軀的下半身瘋狂的抽打著四周的一切!

    數座險峻高峰被它抽打得統統爆開,更有無數魔物避讓不及,竟被它的蛇軀抽打成了肉醬,一時間死傷慘重,這樽千古魔頭自身也是血肉模糊,同樣受創。

    直到魔識散去,蛇魔神魂深處那如蛆附骨的崩裂痛楚才漸漸隱去。

    受此警告,蛇魔再不敢懈怠,等不及恢復傷勢,就厲聲大喝,指揮著數以十萬計的魔兵魔將加緊圍攻,自身更是融入魔煞魔息之中,往地下一投,消失不見。

    陳尋隨時關注戰場上的細微變化,當下傳念通知寧東辰、寧子赫等人:“你們要小心了那頭蛇魔畏戰不前,剛被幕后的魔族巨頭責罰,接下來你們怕是要苦戰一番了!”

    寧東辰等人則是神色大振,齊齊在腦海中回答陳尋:“必不負師尊/陳尊厚望!”

    話音未落,地面已經傳來震動。

    寧子赫臉色一變,大喝道:“小心了!”

    霎那間,紫薇戰車突然停下,戰車之上秘篆玄紋逐一亮起,波波神華落入地面之中,隱隱鎖住方圓數百里虛空及地脈。

    “鎮壓山河……”

    寧子赫剛剛呼喝出口,地面就傳來一聲轟然巨響,無數山石往四面八方炸開,被紫薇戰車鎖住的地面都被震裂出密密麻麻如同蛛網一般的裂紋。塵土飛揚中,一道黑影沖天而起,仿佛撕裂虛空,撲向紫薇戰車!

    千余劍修早在紫薇戰車之上嚴陣以待。

    之前他們結成紫薇焚天劍陣在魔物陣中打破缺口,就將劍陣散去,但實際上處于將散未散的狀態。表面上不露行跡,實際上藕斷絲連,但有必要,只需要一個念頭,就可瞬間重新結成劍陣。

    此時見黑影來勢洶洶,頓時靈劍盤旋、劍光閃爍,看著就要出手的樣子。

    紫薇戰車更是通體一震,秘篆玄紋光芒更亮,虛空中隱隱出現條條鎖鏈,那鎖鏈之上本來已有細微裂痕,但被這紫薇戰車之上神華玄光一照,卻慢慢彌合,更是變得越發粗壯,將虛空地脈鎖得更緊。

    “來得好!諸位,敵人自投羅網,我們便來個甕中捉鱉!”

    寧子赫舌戰春雷,大聲指揮眾人,當先朝黑影撲去。

    在他身后,寧東辰、寧凝等人一擁而上。

    寧東辰修為最強,他揮舞紫龍戟,后發而先至,第一個沖到黑影面前,當頭就是一戟劈下!

    “轟”的一聲,黑影硬生生架住這一戟,將寧東辰震飛,自身痛得發出一聲怪嘯,身形一陣扭曲,陡然暴退,轉眼間,就已經搶行撞開鎖住虛空的鎖鏈,幾個閃爍,就到了十數里之外!

    黑影正是那樽千古魔頭,他被魔帝懲罰,不得不冒險襲擊,可他的偷襲并沒有奏效,又見紫薇戰車鎮壓山河,鎖住空間,一時間營造出了有利于人族的地利,竟然給圍攻嚇得退走。

    單純是地利和人族圍攻,其實這蛇魔并不畏懼,他最忌憚的,還是自身被纏住手腳,一旦讓那劍陣窺得破綻出手,那便是它飲恨此地之時。

    紫薇焚天劍陣消耗極大,不能頻頻發動,但其存在的意義就在于此,不一定非要發動,僅僅只是存在那里,就能對敵人構成威脅。

    蛇魔退卻,萬余將卒也反應過來,驅御兩樽紫薇神將反身圍殺過來。

    蛇魔下半身蛇軀匍匐在地,也足有五六百丈高,但紫薇神將更是高大雄壯,雙方纏斗在一起,聲震四方,縱橫來去,將戰陣前方數百里的地域攪得一塌糊涂。

    這時候,無數魔兵魔將趁機沖殺過來,想要將紫微神將戰陣的本陣沖散,紫微神將就無法再匯聚成形。

    只是千余焚天靈劍還在戰陣上空盤旋往來,余威尚在,稍有靈智的魔族強者,心存畏懼,哪里敢直接沖殺上去,但低級魔物卻又抵擋不住紫微神將余勢的沖擊,不能匯聚成天魔大陣,接近戰場的邊緣,弱小的魔物就會直接被劇烈的元力沖擊碾碎。

    后方一陣陣魔威侵壓過來,諸多天妖魔將、魔帥、魔君都再度往前陣壓上來時,紫微戰車又直接從兩座戰陣中間沖殺出去。

    這輛紫微戰車,在陳尋手里,已經恢復到極品道器的水準,諸多玄修弟子聯手驅御,便是魔君級別的魔物,也要被生生撞碎。

    只是戰車僅有一乘,無法將四面八方都守得滴水不漏,劍陣不得不再次發動。

    百里方圓的魔物再度絞殺一空,大寧諸部將卒趁機再御戰車,往前推進千里,不過戰到此時,大寧諸部試煉弟子的意圖,已經不可能瞞過隱藏幕后的魔族巨頭。

    ****************************

    那隱藏在闇光玄影紗之下的諸宸,也看到寧東辰、寧子赫想打魔族一個措手不及,再趁機突圍,此時他只是冷笑道:“寧東辰這些黃口小兒,還真是不智,當真以為魔族好欺。諸位,時機已至,隨時準備動手!”

    他話音未落,就聽虛空之中“轟”的一聲巨響,一樽高達千丈的巨魔,突然從百里外虛空中跨步殺出,赫赫魔威,竟然讓虛空都為之波動起來!

    這并非魔帝,卻是一樽無限接近魔帝的千古魔頭。

    潛伏在魔軍之中的,竟然是兩樽千古魔頭,而不是一樽!

    見魔族果真藏有殺招,諸宸神色大振,盯住紫微戰車之上的寧東辰等人:“這下,看你們如何應付!”

    諸風臉色變得蒼白,他咬咬牙,終于作出決定,趁著諸宸操縱闇光玄影紗化解新出現的這樽千古魔頭魔威影響之時,手上悄然掐起法訣,一道烏暗玄光,悄無聲息飛出闇光玄影紗,落向已在百里之外的紫薇戰車之中!

    紫薇戰車中寧東辰正要以神念再度摧動劍陣,見到玄光奔他面門飛來,彈指一封,卻見一段信息流急速匯入他的識海。

    這么短的時間,寧東辰無法辨識是誰出手提醒他們,嘴角微微一動:想要趁火打劫?那得問我們答應不答應!

    頃刻間他便抬起頭來,大喝一聲:“紫薇焚天劍陣,起!”

    霎那間,無量劍光,又再出現在這魔域昏瞑的天地之中,瞬間凝結成一柄巨劍,當頭撕開虛空殺出的那樽巨魔。

    這巨魔怒睜巨目,赤手空拳,只是高高舉起如巨巖的鐵拳,毫不退讓,在空中卷起一陣颶風呼嘯,狠狠的轟向那柄巨劍!

    “喀拉拉……”

    虛空碎裂的聲音響起,無量光芒,在拳頭和巨劍的交擊之處陡然綻放,看上去竟然是勢均力敵。

    突然,光芒之中傳來一聲厲吼,旋即光芒消失,只有那樽巨魔的身影仍然在昏暗蒼穹下矗立,渾身透漏的魔威熊熊如火焰燃燒。

    但幾個呼吸時間,魔威似乎被火焰燃盡,這樽巨魔的身軀,就在一陣“咔咔咔”巨響中崩裂出無數裂紋四下擴散,瞬間就布滿整個魔軀。

    下一刻,千丈堅如上品道寶的魔軀,便“嘩啦啦”的悉數破碎飛散開來……

    同一時間,和紫薇神將糾纏的那頭蛇魔怒吼一聲,拼著被紫薇神將戰戟刺殺,轉身就逃。

    一路上它無數魔血灑落地面,化作熊熊魔火,在這魔火照耀下,數息時間就深深消失在魔域的昏瞑大地之中,就連寧東辰等人都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將它留下。

    兩樽千古魔頭,一逃,一亡!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