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逍遙兵王(炫龍) > 第534章 地藏王

    第534章地藏王

    王鋒繞過猛士越野車,盯著凱特麗娜指著的熒屏,眉頭微微皺起,“就是這個人引爆的炸藥?”

    熒屏上經過特殊處理的監控視頻正在播放,穿著藍色衛衣的男子身上有個紅色箭頭。通過放大,他手里的拿著的正是引爆雷管的諾基亞N97。

    “初步確定,就是這名男子。”凱特麗娜輕生說道。

    “混蛋!”王鋒怒罵了句,“那現在怎么辦?”

    “等。”凱特麗娜深吸幾口氣,“目前只能等我們的人,找出男子的通訊記錄。相關人員已經把現場截取的指紋送到數據庫,能從指紋找出線索,也是個重大的突破。”

    一輛賓利轎車停在案發現場,楊宇默和柳如煙下車關上車門,朝著猛士越野車車隊走了過去。

    王鋒怔了怔,似乎想起了點什么,如果A組能恢復硬盤,那柳隊必須當著很多人的面吻默哥……

    “情況怎么樣?”楊宇默雙手插兜,走過去問道。

    因為蕭晨的幫助,二十幾名病人很快脫離生命危險。

    有些遺憾的是那些不幸遇難的同胞,已經完全沒有希望了。

    由于那些人距離引爆炸藥的男子較勁,尸體已經不同程度損壞。

    凱特麗娜仰頭看了眼他,“宇默,視頻已經恢復的差不多。基本可以確定,就是這名男子,攜帶炸藥進入大廳,并引爆了雷管。”

    楊宇默越過猛士越野車,盯著熒屏上一臉猥瑣的男人,喃喃說道:“有沒有辦法,確定他的身份?”

    “正在確定。”凱特麗娜輕嘆了口氣,由于不是第一案發現場,A組在尋找作案證據時廢了很大的力氣。要知道,被五十余人動過的現場,就不再完美。

    柳如煙緊咬著酥唇,望著二十余人快速Cao作著電腦,心里不禁有些慌亂。從熒屏上的視頻看,這似乎就是火車站售票大廳的視頻。而這份視頻存在已經損壞的硬盤里,能從電腦上播放,說明硬盤已經修復。

    難道,真的要當眾去吻他?可是,他有很多女人……

    一輛猛士越野車飛馳而來,四輪不斷的揚起飛沙,直到停在車隊一旁,飛起的沙塵仍然沒有落下。

    “默哥,嫂子,穿藍色衣服的人七年前離境,同時也是華國A/級通緝犯,曾經在98年,制造了一起有組織,有預謀的恐怖襲擊案件,造成華國超過一百五十名無辜群眾不同程度受傷,身亡。”

    下車的A組成員走到楊宇默身邊,將剛從公安廳取得的通緝令遞了過去。

    楊宇默眉宇間流露出一絲隱隱的殺氣,東/突似乎并沒有完全滅絕。這倒是令他感到很意外。

    “還有其他消息嗎?”楊宇默沉聲問道。

    “此前,他曾與東/突武裝分子合作,從事分裂華國疆土的恐怖運動。在這之前,他從未踏入華國國境一步。這次有備而來,明顯是受人指控。”A組的兄弟分析道。

    楊宇默深吸幾口氣,“但愿進入華國的只有他一個。”

    東/突殘留物種,讓楊宇默著實的很擔心。

    有一個不打緊,但是有第二個,第三個,事情就大了。

    東/突被世界各國政府列為極端恐怖組織,他們做事,有組織有紀律。每個人都經過相應的培訓,針對如何躲過警方,懂得如何制造自損五百,傷敵一千的策略。

    楊宇默眉頭緊皺,心里十分不爽。

    “順著這條線索查下去,爭取找到這些人。”楊宇默重嘆了口氣,命令A組返回集團。并電告市公安局局長郭英偉,讓他通知各地警方,做好防范工作。

    東/突突然浮出水面,令楊宇默有些懵。

    ……

    隆堯縣火車站重大暴恐案件在各級電視臺進行轉播,各媒體在哀悼遇難者的同時,也在譴責恐怖分子。

    暴恐案件給全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心理壓力,街上巡邏的警力不斷的增加,武警部隊的巡邏車幾分鐘一趟,維護祖國和平,他們站在最前沿。

    但這并沒有成功安撫出行的華國人,各大車站,機場,出遠門的旅客相比之前大規模減少。很多人選擇窩在家里,甚至連人群密集的地方都不敢去。

    ‘距離隆堯縣火車站暴恐案件已經過去三天,全國各城市在汽車站,火車站,機場等人口密集的區域增加的崗哨日益見多。盡管是這樣,暴恐事件也給華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心理傷害,各長途汽車站,火車站,機場旅客較以往減少百分之45。’

    ‘砰’

    一聲槍響,跟著一聲破碎的聲音響起。

    電視機的大屏幕瞬間碎成一片。

    客廳里,一個身高一米七左右的男人,手里握著一把格洛克,神情呆滯。

    聽聞槍聲,門外走進來幾名穿著西裝的壯漢。

    “老大,你沒事吧?”

    望著碎了一地的玻璃碎片,一名手下低聲問道。

    男人冷笑了聲,“能有什么事?”

    “地藏王,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您要注意身體。”另一名男子關心道。

    “過去?”被稱之為地藏王的男人冷笑了聲,“真的過去了嗎?你們覺得,過得去嗎?昂!”

    地藏王一臉慍色,曾經的那些事,他一件都沒有忘記。

    “您總說要重新開始,卻總活在曾經。”

    ‘嘭’的聲槍響,地藏王起身舉起手槍,一槍打在說話男人的眉心處。

    其他的幾個男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幾步,不敢再多說一句。

    “呵呵。”地藏王冷笑,“現在輪到你們來教訓老子了是嗎?活在曾經?你們知道我的曾經嗎?知道我有多少弟兄死于他人的槍下嗎?曾經,敢他娘的跟老子談曾經!”

    地藏王的曾經,沒有幾個人真正知道。

    “最近華國政府查的比較嚴格,通知手下,都他娘的給老子精神點。”地藏王沉聲說道。

    “是。”

    幾個手下齊聲應道。

    大廳外,幾名男子坐在一起,議論紛紛。

    “你們說,地藏王以前是什么人?一提起曾經,他脾氣就很暴躁。”

    說話的男人小心翼翼的望著大廳的方向,說句話都要小心翼翼。

    “據說地藏王曾經敢和華國政府明刀明搶的干。”一旁的男人小聲附和道。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