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逍遙兵王(炫龍) > 第532章 有喜

    第532章有喜

    蘇婷菲微微笑了笑,“你不知道他當時有多威風,那輛車上,有很多男的,但卻沒有一個敢站出來阻止劫匪。唯獨他,保住了大家的生命安全,還有財產安全,最后因為打傷了劫匪,卻沒有一個人下車給他說句公道話。

    如果換做是你,我想你應該也會那樣做。”

    曾經的往事歷歷在目,仿佛事情并沒有發生那么長時間,而是發生在昨天。

    柳如煙重嘆了口氣,道:“都怪我不好,處處與他作對。”

    ‘叮’

    手術室門框上的工作燈突然熄滅,緊跟著手術室的房門被推開。

    楊宇默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手術很成功,但他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消耗了大量的真氣不說,整個人似乎手軟腳軟。

    “醫生,手術怎么樣?”

    王鋒走過去,攔住一名醫生問道。

    “宇默,你沒事吧?”蘇婷菲走過去攙扶住他的胳膊,關心的問道。

    楊宇默輕輕搖搖頭,“手術很成功,命保住了。”

    幾名女護士推著擔架車,匆匆從楊宇默身邊走過。

    穿著粉紅色護士裙的女人眼角流出幾滴眼淚,腳下的步伐逐漸加快,沒等楊宇默抬頭,人已經消失在走廊。

    休息片刻,楊宇默抬頭四下看了看,道:“我好像碰見個熟人。”

    “熟人?”蘇婷菲愕然,這所醫院的工作人員,似乎沒和楊宇默照過面。“誰啊?”

    “不知道,反正很熟悉。剛剛她配合我手術,看她的眼神,很像一個人。”楊宇默起身朝著走廊盡頭走著,那個熟悉的聲影,那聲熟悉的音律,那個人,曾經用潔白如玉的身體,挽救過自己的生命。

    蘇婷菲四下望了望,朝著護士室走去。

    剛剛下手術的幾名護士都在護士室休息,看到走進來的蘇婷菲,連忙都站了起來。

    “總經理。”

    “嗯。”蘇婷菲嗯了聲,“你們是剛剛隨同董事長一班手術的護士吧?都在呢嗎?”

    幾個人互相看了看,同時點點頭。

    走進護士室,楊宇默左右看了看,奇怪,剛剛的人呢?

    “董事長,您找誰?”說話的正是一名穿著分紅時護士裙的女孩。整個房間,就她一個穿著粉紅色的護士裙,所以非常的顯眼。

    楊宇默眉梢微彎,“剛剛同我一起手術的護士呢?”

    “那,都在這。”護士低聲說道。

    楊宇默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說話的護士,片刻后才說道:“好吧,謝謝。”說完匆匆向樓下走去。

    王鋒跟在楊宇默身后,“默哥,體貌特征是什么,可以讓外面的警員一起尋找。”

    “禁止所有護士離開醫院。”

    楊宇默意識到,黑崎綾香就在這棟醫院工作。如果不是剛剛那個穿著粉紅色護士服的女護士,他還不能確定。

    顯然,黑崎綾香在逃避自己,從離開到現在,她一直在逃避。

    幾個月的時間,天機營曾經通過各種渠道,打聽過她的消息,而她,就像人間蒸發了一般,毫無音信。

    王鋒沒有猶豫,連忙取下對講機,切換到當地警用對講的頻道,“我是市局刑警隊副隊長王鋒,立刻關閉醫院大門,禁止任何女性工作人員離開。”

    “明白。”

    接到命令,醫院兩個自動大門緩緩關閉。多名警察守衛在大門兩側,監控錄像更是監控著醫院周圍各個圍墻。

    穿著白色羽絨服,雙手插進上衣兜的女孩邁著輕快的步伐,走到大門前,“先生,能不能讓出去一下?”

    眼角的余光落在女孩胸前的工作證上面,‘龍華集團西河村附屬醫院外科護士長崎香。”

    “不好意思,剛剛接到上級命令,暫時禁止任何工作人員離開。”年輕的警察無奈的攤了攤手,市局刑警隊下達的命令,他們當地警方只能無條件執行。

    崎香搓了搓手,“我回趟家,很快就會回來。”

    “不好意思小姐,我們不能放你出去。”沉思片刻,年輕的警察說道:“不過我們可以向上級請示一下。”

    崎香微微一笑,“不用了,謝謝。”說完轉身朝著大樓走去。

    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宇默安排的。

    轉身的一剎那,一雙銳利的眼睛落在她身上。

    崎香不由的向后退了步,臉色瞬間變的通紅,剛剛才穩定下的心情,再次澎湃了起來。由于帶著口罩,眼睛只是眨了眨,便快速朝著大樓走去。

    “站住。”楊宇默嘴里吐出兩個字。

    崎香停住腳步,雙眼緊閉,大腦瞬間亂成一團。

    楊宇默轉過身,盯著那熟悉的背影,道:“你叫什么?”

    “琦,琦香。”

    崎香緊咬著唇瓣,粉紅色的口罩盡管只遮住了眼睛,但依然能看見眼角溢出的眼淚。

    “什么時候隱姓埋名了?”楊宇默低聲問道。

    “呵呵,先生,您認錯人了。”

    崎香渾身顫抖了一下,她不知道接下來是要跑開,還是要怎么做。

    楊宇默嘴角上揚,走到她面前,注視著她的眼睛,“你騙得了別人,騙得了我嗎?”盡管她帶著手套,但她那帶著D京味的華國話,一點都沒有改變。

    蘇婷菲連忙走了過去,想不到她們找了那么久,居然會在這里碰見。

    “綾香,我們找你找的好苦,你怎么會在這里。”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掩飾已經沒有任何用。摘下口罩,黑崎綾香朝著楊宇默鞠了個躬,“謝謝你還能記得我,雖然你救了我,但我已經還清欠你的債,如果你覺得我在你的醫院任職不妥,我可以馬上離開。”

    楊宇默一把摟住黑崎綾香的腰部,原來的水蛇腰,似乎比以前發福了一些。腦海中頓時閃過一個念頭,連忙抓住她的手腕,輕輕的摸著脈搏。

    “綾香,你,你懷孕了?”

    “啊?”蘇婷菲有些愕然,懷孕怎么還在工作,這怎么可以!

    黑崎綾香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請給我們娘兩一個活路吧,院長還答應我,允許我在該院生產。如果你不愿意,我同樣可以走。”

    楊宇默臉色頓時暗了下來,緊緊的把她摟入懷里,“瞎說,你走了,經過我的同意了嗎?”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