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逍遙兵王(炫龍) > 第517章 皇冠酒店

第517章 皇冠酒店

    第517章皇冠酒店

    一天的時間,先后有部隊連長,班長來窺視過他,并鼓勵他好好養傷,早點好起來。此外,還有特警總隊總隊長,以及總隊政委到訪,并為其送來了花籃。

    王小寧做事從來很低調,盡管立功無數,卻沒有怎么聲張。

    這次被楊宇默突然叫來醫院,說實話,他也是蠻不情愿。

    “小蓓,我的腿,是不是治不好了?”

    望著端著碗的劉曉蓓,王小寧低聲問道。

    “瞎說,肯定能治好。”劉曉蓓低頭看了眼碗里的粥,“但你先把粥喝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心跳一個勁的加快,是不是發生什么事情了?”王小寧摸著胸口,擔憂的說道。

    劉曉蓓臉色微紅,眼睛中閃過一道微光,連忙說道:“肯定是你太過緊張了。”

    “我會察言觀色,剛剛你在說謊。”王小寧盯著他的眼睛。從做首長保鏢的那天開始,他就學會了察言觀色。

    任何對首長不利的人,一個眼神,就能猜到他們想要做什么。

    “你多想了,真沒什么。”劉曉蓓擦了擦眼睛,道:“快把粥喝了。”

    “不說,不喝!”

    “好吧,我說!”劉曉蓓妥協道:“我想快點和你結婚。”

    “……”王小寧頓時愣住了,呆愣了半分鐘,才回過神來道:“咱們還是喝粥吧。”

    京都特警總隊針對王小寧父母走丟的事情高度重視,在汽車站,火車站,地鐵站,機場設立了大批的特警。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仍然沒有老人的消息。

    邁巴赫緩緩開進皇冠酒店停車場,楊宇默下車關上車門,大步流星的走向旋轉門。

    一輛黑色別克商務汽車進入視線,楊宇默眉梢微彎,退到車尾巴后面。熟悉的車牌,與監控錄像抓拍到的剛好一樣。

    深吸幾口氣,楊宇默用神識窺探著整個酒店。

    結果很反常,神識窺探過的地方,都沒有發現過兩個老人。

    這輛車隸屬于該酒店,所以里面的人不可能是在這消費。楊宇默心里嘀咕著,走到門童面前,遞過去兩百塊錢,“那輛商務汽車是誰的?”

    門童接過錢,抬頭看去,“哦,先生,那是刀疤哥的車。”

    “他在酒店嗎?”楊宇默再次問道。

    “現在應該在客房,請問您找他有什么事?”

    “我欠他點錢,回來還錢。”楊宇默拍了拍門童的肩膀,朝著大廳走去。

    金碧輝煌的裝潢,搖曳的燈光,將舞池舞動著肥臀的女孩映的更加誘人。

    楊宇默走到吧臺,“一杯威士忌。”旋即將一大堆鈔票扔到桌子上。轉過身盯著身材妖嬈的女人,心道,刀疤到底為什么綁架兩位老人?

    服/務員連忙倒了杯威士忌遞了過去,并連說了幾聲謝謝。

    剛剛那一沓華夏幣,除了酒水錢,另外的小費夠他一個月的工資。

    “刀疤在哪?”楊宇默品著威士忌,漫不經心的問道。

    “刀疤哥在二樓208客房,先生您找他有事,可以幫你聯絡?”

    “不用了。”楊宇默喝光杯里的威士忌,道:“我和刀疤是好朋友,他讓我上去,卻沒有告訴我門牌號,謝了!”

    服/務員擦拭著酒杯,暗忖,刀疤哥的朋友,都這么豪爽!

    208房間的床上,刀疤懷里抱著一個穿著粉紅色情趣內/衣的女人。女人不停的Tian著他的胸部,可謂是賣足了Sao勁。

    “寶貝,幾天不見,想不想我?”

    刀疤一只手蹂/躪著女人胸前兩個饅頭,色迷迷的眼睛盯著她胸前的那條縫。

    “刀疤哥,人家都快想死你了。討厭,也不來看人家。”女人抬頭嬌聲道。

    ‘啪’的聲,拍了下女人的屁股,“來,讓老子好好爽爽!”刀疤躺在床上,岔開雙腿,示意女人坐上去。

    點燃一根香煙,楊宇默站在門口,用力抽了口。

    轉過身抬腿一腳朝著房門踹了過去,‘哐當’的聲,房門直接被踹開。

    正在嘿/咻中的刀疤不由的渾身一緊,*瞬間變成了蚯蚓般大小。

    正在如癡如醉的女人連忙翻下身,依偎到刀疤懷里,十分緊張的盯著楊宇默。

    京城內,沒有人敢在皇冠酒店撒野。沖著他刀疤撒野的人,也少之又少。

    “你是誰?”

    刀疤雙眉緊皺,怒氣沖沖的問道。

    “我是誰不重要,讓你身邊的女人滾!”

    楊宇默抽了口香煙,語氣平淡的說道。他才不會因為酒店里全是他的人而緊張,因為這幫傀儡,還不能夠讓他為之緊張。

    聽到楊宇默的話,女人立即拿起睡衣,擋住*,連滾帶爬的溜下床,朝門外快步跑了出去。

    楊宇默隨手拉過一張凳子坐下,眉宇間露出一絲瘆人的殺氣。

    “你到底是誰?知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

    刀疤有些緊張的盯著他,語氣沉重的問道。

    提到地方,楊宇默眼睛中閃過一道精光,起身抓起屁股下的凳子甩了出去。

    ‘砰’

    “啊……”刀疤慘叫了聲,雙手連忙護住眉頭。凳子的尖部恰好擊中刀疤額頭,通紅的鮮血染紅雙手,跟著一滴滴的落到被子上。

    “混蛋,你到底是誰?”

    刀疤捂著腦袋,怒火沖天。

    赤/裸全身的女人沖到樓下,才發現渾身一絲不掛。連忙在樓道穿上衣服,大聲喊道:“快,不好了,有人找刀疤哥麻煩!”

    搖曳的燈光突然熄滅,動聽的音樂戛然而止。舞池里年輕的男女紛紛看向走廊聲音傳來的方向,只是愣了一秒,二三十名年輕人立即從桌子下面拿出棍棒,朝著樓上沖了過去。

    “媽的,敢找刀疤哥麻煩!弟兄們,關門打狗!”

    聲音從酒吧音響中傳來,DJ師對著耳麥大聲喊道。

    皇冠酒店的自動門緩緩放下,數十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手持棍棒,速度飛快的沖上二樓。

    楊宇默雙手插兜,手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支梅花鏢。鋒利的鏢尖,透著絲絲的涼氣。

    “接下來問你幾個問題,打錯一個,取一根手指頭。”楊宇默玩弄著梅花鏢,全熱無視門外沖上來的黑衣男子。

    看到門口有人,刀疤深吸口涼氣,指著他道:“弟兄們,給老子砍死他!”

    話音落下,門外擠進來兩個男人,沒有絲毫的猶豫,手里的棍子朝著楊宇默的太陽穴就砸了過去。

    楊宇默嘴角微翹,側身一閃,抬手抓住一名男子的喉嚨,手里的梅花鏢‘唰’的聲,‘砰’男人重重的摔在地上,脖子處不斷的有鮮血流到地上。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