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逍遙兵王(炫龍) > 第316章 尚方寶劍

第316章 尚方寶劍

    第316章尚方寶劍

    ……

    歐陽宏帥穿著軍裝,代表著歲月的皺紋掛在臉上,此刻,他更加憂愁。柳如煙是一名功勛戰士的后代,沒有人知道,柳宏博曾經是他手下最出色的兵。柳如煙是個既懂事,能力又很強的女孩。

    她不喜歡依賴別人,從警校到警員,從警員,到一線刑警,她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證明了她是一名合格的刑警。

    十幾輛軍車開進龍華保安公司,強大的安保陣容,令很多人路人感到震驚。任何一家保安公司,都不可能有這樣的能力,也肯定不會有他們這樣超強度的軍事訓練。

    車隊穩穩的停在門口,李飛跳下車,扶了扶帽檐,說道:“雷正,帶各隊長去會議室,其他人解散。”

    雷正猶豫了一秒鐘,雙腿合并,立正應道,“是!”扭頭看向王凡,高岡等,“你們幾個,跟我走。”

    多媒體功能廳,雷正七個人站在門口,是否推開房門,他們都很猶豫,連日來,他們被折騰的渾身上下沒個人樣,這次又是什么新花樣,期待中有些小怕。

    “早晚要過這關,走!”高岡擠到門口,抬手推開會議室的房門。

    七個人走進會議室,角落里,站著兩名將軍,準確的說,一名中將,一名少將。老人那熟悉的面孔,讓他們有些驚愕。眼前站著的老人,正是響箭特種大隊的隊長,不過,他老人家已經不在任職響箭特種大隊大隊長。

    “首長好!”七個人立正,敬禮說道。

    歐陽宏帥笑笑,“高岡,龔建,還認識我嗎?”

    “首長,我們一輩子都不會忘。”高岡,龔建有些激動,他們從未想過,能再次遇見大隊長。現在,他更愿意相信,所謂的一切,都是命運安排好的。

    歐陽宏帥點點頭,“老了,年輕時候的勁頭,已經沒有了。大家請坐。”

    “首長請!”高岡做了個請的手勢,眼睛中流露著一抹精光。

    “呵呵,好!”歐陽宏帥笑著拉開凳子,坐下說道:“志德,坐,你們也坐。”

    “如果演習不提前終止,我的首級可能就落到你們手里了。”歐陽宏帥自嘲的笑了聲,“你們都是退伍軍官,知道宇默為什么把你們召集起來嗎?”

    所有人低頭琢磨著老首長的這句話,到底為什么,默哥把他們聚在一起,讓他們再次經歷一次,那生不如死的地獄周。不得不說,地獄周喚醒了所有人心中的潛意識。他們想過,他們或許會成為一把利刃,一把隱形的利刃。

    種種跡象表明,這種可能性十分大。他們是全華夏,第一支非軍,非警,卻可以持有槍械的組織,他們是第一支華夏特種軍隊高度重視的組織。他們是第一支,21世紀參加過境外遠洋作戰的組織。

    會議室里很靜,靜的讓人有些透不過氣。

    “志德,介紹一下楊宇默的資料。”歐陽宏帥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說道。

    拿起桌子上放著的檔案,東方志德起立,念道:“楊宇默,代號毒蝎。原世界頂級傭兵團團長,后為天機營大隊長。詳細資料如下:十年前,他被一名共和國的將軍通過特殊的途徑,送到哈薩克傭兵基地進行訓練。艱苦的訓練過后,再次回到他的祖國,并成立天機營。”

    “那個將軍,就是我。”歐陽宏帥苦笑了聲,“我國沒有外籍兵團,也不會破例雇傭外籍兵團。作為一個人口超級大國,我們有很多事情,是軍隊所出面不能解決。曾經,我國被一些別有用心的國家,幾次推到風口浪尖。現在,各國對正在崛起的華夏,更是虎視眈眈。

    六十年前,戰爭洗禮了華夏大地。因為六十年前的那場戰爭,我們更加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可是,很多別有用心的國家,一次次把華夏當成威脅,盡管我們苦口婆心的保證,我國不會主動攻擊任何國家。

    但針尖對麥芒,就有那么幾個國家,覺得咱們威脅到了他們的地位,成了他們眼中的威脅。煽動犯罪組織,分裂華夏,他們經常活動于邊陲,過了邊境,我國軍隊沒有任何辦法。

    因此,我們需要一支不是軍隊,沒有軍官證的軍人。不知道各位,可否記得你們退伍的原因?”

    高岡怔了怔,道:“首長,不瞞您說,我被強制退伍,心里一直還沒咽下那口氣。我還尋思,等出息了,找個當官的問問。”

    “我也是,突然就接到大隊長的退伍通知書,沒辦法,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王凡苦笑了聲,接到退伍通知書的那刻,他哭了,哭的很傷心。

    東方志德坐下說道:“退伍,是想讓你們更好的為祖國做貢獻。事實上,你們剛退伍的時候,楊宇默剛剛回國。組織上考慮,讓你們適應下社會,但沒有想到,你們的隊長回國后在小山村,當起了醫生,這一當,就是一年多。”

    “還記得,你們是怎么找到這份工作的嗎?”東方志德問道。

    “我在工地砌墻的時候,一個工友說,龍華集團招保安,一個月一萬多。”高岡抬手撓了撓頭皮,難道,那個工友是假的?

    “這種好事,你工友會通知你嗎?早就自己去了。”

    王凡想了想,說道:“這消息是我媽告訴我的,還讓我必須去。一尋思,反正當過兵,這一萬塊錢拿的輕輕松松。”

    “你/媽的工作是街道辦主任做成的,因為讓你來龍華,組織上還率先給了三萬塊錢。”東方志德沒好氣的白了眼王凡,道:“強制退伍的所有人都在這里,一切都在組織的掌控之中,這一年,你們吃飯睡覺,逛街,甚至是進賓館見網友,我們都知道。”

    祁東倒抽了口涼氣,抬頭說道:“大隊長,你們不是吧……”

    “什么不是吧,那個人不是你嗎?”東方志德皺起眉頭,道:“退伍就可以嫖娼了是吧?知道那天賓館樓下的警笛聲怎么回事嗎?”

    祁東耷拉著臉,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泡個妞,居然碰上JC查房。查房就罷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查房的人是自己的老大,這樣說來,是老大搞砸了自己的好事。臉上頓時一臉幽怨,如同怨婦一般。

    歐陽宏帥輕咳了聲,說道:“七十個人,六十九名是從各特戰隊挑選出來的精銳。當然,我知道,雷正此前是一名老兵,一名出色的偵察兵,據說,你在龍華有一段時間了?”

    “報告首長,我在龍華已經工作了兩年。”雷正起立,聲音十分洪亮的說道。

    “請坐。”歐陽宏帥吁了口氣,道:“我很抱歉,脫下了你們的軍裝,可能直至你們犧牲,我也沒有能力再幫你們穿上。如果你們誰后悔了,現在退出還來得及。”

    “首長,我們不會后悔。”高岡起立說道:“天機營的兄弟也不會。”

    “你們是祖國的一把尚方寶劍,是一把隱形的利刃。祖國需要這樣一把利刃,完成軍隊不能完成的任務,震懾那些喪心病狂的極端武裝份子。能做到嗎?”歐陽宏帥起立,聲音不怒而威。

    “起立!”雷正大喊了聲,所有人起立,齊聲應道:“保證完成任務。”

    會議室的熒屏上出現一張照片,照片上的人是蒼狼。東方志德扭頭看了眼,回過頭說道:“此人名叫蒼狼,十五年前與華夏軍警在伊寧展開了一場遭遇戰。因為對方深夜在路邊埋設了炸彈,我們軍警遭受了沉重的打擊。

    對方越境后,前往吉爾吉/斯坦,投奔了東突極端武裝份子。隨后前往敘/利/亞,阿/富/汗戰場接受實戰訓練。此人被國際刑警組織列為A/級通緝犯,屬于極度危險的人物。我不知道你們是否認識柳如煙,十五年前,蒼狼殺害了她的父母。”

    “我們認識柳隊,他和默哥關系很好。”高岡皺起眉頭,繼續說道:“說吧,讓我們怎么做?”

    “有情報稱,蒼狼近日要在伊寧,十五年前遭遇戰的老地方,進行毒品交易。柳如煙因為報仇心切,劫持京都市公安局局長龍志明,不聽勸阻,擅自離開警局。前往伊寧為父母報仇。蒼狼這次出現,明擺著是代表東突武裝份子挑釁我國的軍警力量。

    伊寧屬于邊陲重鎮,距離邊境線非常近,當年,他就是越過邊境,我們拿他沒辦法。如今,他想舊戲重演。這一次,組織決定,必須干掉他!”

    熒屏上出現柳如煙劫持龍局長的圖片,這是由公安技偵人員剛剛傳來的圖像。

    “那柳隊怎么辦?”魏海疑惑的問道。

    “目前,柳隊劫持龍局的事情,還沒有通報,事情還押著,也就是說,她和你們一條戰線。我只問一句話,把事情交給你們,能不能幫老子干掉那個混蛋?!”東方志德掃視了眼房間里幾個人,聲音洪亮,震耳欲聾。

    會議室里,所有人起立,跟著響起洪亮,整齊的聲音,“保證干掉那個混蛋。”

    東方志德吁了口氣,點點頭,“你們是軍人嗎?”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