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逍遙兵王(炫龍) > 第283章 進入哈薩卡

第283章 進入哈薩卡

    納倫。

    位于吉爾吉斯坦中部的城市,有人口大約2.6萬人。與華夏X疆喀什邊境接壤,公路樞紐,可從華夏直接進入該城市。交通便利,給東突武裝份子制造了肇事后逃竄的便利。

    遠離市區的一座高墻大院里,駐扎著穿著沙漠迷彩的東突極端武裝份子。這并不是他們的總部,而是他們行動的一個點。

    東方剛剛露出魚肚白,一輛熟悉的吉普車映入門衛的眼簾。兩名門衛雙手舉起,似乎在慶祝他們勝利歸來。

    開車的男人雙眼模糊,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從華夏回到納倫的。眼前的軍事基地,讓他看到了希望。對他來說,這里無疑是個避風的港灣。

    “穆爾今天怎么了?”

    “受刺激了。”

    大門兩旁的警衛人員有意無意的調侃著,完全沒有意識到,穆爾已經快掛了。

    一輛豐田越野車開進院子,司機下車,走到后車門前,畢恭畢敬的拉開車門。

    男人與其他人的打扮不一樣,中等身材,四方臉。穿著一雙锃名透亮的皮鞋,名牌西藏加領帶,有一種王者風范。

    空氣中彌漫著難聞的腥臭味,男人彎了彎眉梢,抬手指著一旁的吉普車,“去看看怎么回事。”

    男人是這座軍事基地的領導者,他和這些穿著沙漠迷彩的人不同。他是一位學者,畢業于米國斯福坦大學,是一位具有高等學位的人才。畢業之后,加入東突恐怖組織,投身于東厥斯坦共和國的大業之中。

    保鏢拉開車門,穆爾從駕駛室倒在地上,濃濃的腥臭味立即加重了許多。男人點燃根香煙,走到距離他兩米的地方,面色凝重的望著穆爾。難道,華夏國開始以暴制暴?

    “想辦法讓他活過來,我有話問他。”丟下句話,男人轉身朝他的辦公室走去。

    院子里擺放著化學物品,C4炸藥包,起爆器,雷管還有用來制作炸彈的火藥等等。三三兩兩的人圍在一起,研究著如何制造炸彈,如何使爆炸的威力發出更好的效果。

    院子里有個小教堂,每當他們恐懼,害怕的時候,都會來到這個地方。教父能幫他們驅散心魔,為東厥斯坦共和國獻身,死后可以上天堂。正常人眼中,他們被命名為邪教。縱然是這樣,依然有很多人被拉近這里洗腦,最后成為恐怖組織旗下的一個炮灰。

    ……

    “雷正,我哥去哪了?”歐陽倩倩一臉慍色,又玩消失。想起上次Y南發生的事情,心里不禁再他捏了把冷汗。

    辦公室里,雷正雙手放到背后,腰桿挺直,雙腿跨立。

    “歐總,默哥臨走之前,請你全權接管龍華,接管天機營的領導工作。除此之外,他什么也沒說。”

    拿起桌子上的電話,歐陽倩倩速度飛快的撥了個號碼。熒屏上顯示著宇默兩個字,片刻后,話筒里傳出系統發出的聲音,“您撥打的電話以關機,請稍后再撥……”

    歐陽倩倩自嘲的笑笑,“他一個人走的?”

    “布萊克,約翰,史蒂夫三個人陪同著。”雷正低著頭,輕聲回了句。說實話,他是真的不知道老大去哪了。

    “狼頭幾個人怎么樣了?”抬手捋了捋遮住眼簾的頭發,歐陽倩倩抬頭問道。

    “幾個人已經轉到普通病房,醫生都說他們是醫學史上的奇跡。”話題不放在楊宇默身上,雷正覺得輕松了許多。至少,不用在那么擔心受怕了。可是,默哥到底干嘛去了?

    目送四個人上車,小K轉身回到酒吧。望著吧臺放著的幾把AK步槍,與若干子彈,深吸了口氣。華夏國禁槍禁的很嚴,當他們生活在邊陲地區,要想好好的活著,就必須依靠這些東西。

    約翰開著車,輕車熟路的朝著通往哈薩克的邊境小路開去。

    “默哥,我們什么時候再回來?”布萊克望著楊宇默,這次行動,似乎要很長時間。雖然他比較留戀哈薩克的生活,但他現在已經喜歡上了華夏的生活。更何況,還有一幫兄弟。

    楊宇默手里玩弄著蝴蝶刀,不時的會甩出兩個刀花。“可能一年,也可能兩年,或者兩個月!”笑了笑,“怎么突然問這樣的問題?”

    布萊克搖搖頭,“隨便問問,以后響尾蛇垮了,我們管他們叫藍狐,還是天機營?”

    楊宇默眉頭跳動了兩下,“藍狐已經成為過去,以后就叫天機營。”

    一個多小時后。

    吉普車停在阿拉木圖的一個小鎮上,這座小鎮,約翰和楊宇默并不陌生。距離邊陲地區很近,由于距離市區太遠,這里的居民基本上都遷往市中心。一年前這里最起碼還要有一千戶人家。

    街道兩旁十分蕭條,幾乎家家門上都上著鎖。下車關上車門,楊宇默邁著輕盈的步伐走在毫無生機的街道上。依稀記得離開哈薩克的那一年,整條街到處都是居民的笑聲,歡呼聲,不時的還伴有小孩子的哭聲。

    現在,這一切似乎都已經不存在了。

    鄉鎮街道的盡頭,一位老人穿著清潔工的工作服,頭頂著安全帽,手里拿著掃帚,不停的清掃著路面。盡管地上不是很臟,但老人依舊非常用心。

    三個人快步迎了上去,約翰開著車,緩慢的跟著三個人的腳步。

    鎮上的人他們都認識,如果這個老人是鎮上的,那一定認識他們。

    走到老人身邊,楊宇默抬手拍了拍老人的肩膀。老人明顯被突如其來的幾個人嚇了一跳,掏出包煙,抽出根遞過去,“還認識我嗎?”

    接過香煙,老人扶了扶壓低的帽檐,“你,你是?”

    “吉爾伯特,難道,真的記不起我了嗎?”掏出打火機,楊宇默率先為老人點上。記得離開阿拉木圖的時候,老人應該是這個鎮上生活的最好的人。更應該是這個鎮上最富有的人,因為他有在這個鎮上,有家紅的發紫的舞廳。

    老人猛抽了口香煙,身體不由的渾身一震。這聲音,怎么聽得那么熟悉?抬頭仔細打量著楊宇默,眼神跟著落到約翰,史蒂夫三個人身上。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