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逍遙兵王(炫龍) > 第269章 那徽章 我家的

第269章 那徽章 我家的

    第269章那徽章我家的

    ……

    月黑風高夜,涼爽的晚風拂面而過。六個小分隊分批次從小路進入Y南境內,烏黑的夜行衣,無形中與黑夜融為一體。每個人的裝束非常簡單,一把九二式手槍,一個非軍用背包。

    至于背包里裝的是什么,不得而知。

    一輛桑坦納兩千順利通過友誼關,并快速進入Y南。汽車只是在諒山軍事基地門口稍作停頓,便快速向河內疾馳而去。

    “長官,您還是去休息吧。”說話的男人穿著軍裝,肩膀上扛著中校軍銜。他面前,坐著一位少將軍銜的陸軍軍官。

    那封自述信,搞得Y軍高層,人心惶惶。世界傭兵組織,流傳已久的一句話,‘只要藍狐想做,就沒有做不到的事情’。

    少將耷拉著臉,臉色暗黃,上下眼皮一直在打架。顯然,這位將軍已經好幾天都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了。

    “你先去睡吧,我看一下這份文件。”

    “是!”

    中校無奈的應了聲,轉身走出司令部。左右環顧了眼周圍的哨兵,大聲命令道:“注意警戒,嚴加防范!”

    桑坦納停在軍事基地對過的舞廳門前。車上下來四個穿著風衣的男人。走進舞廳,映在眼前的是衣著暴露的鋼管女,動感的音樂跟隨著快閃不停的燈光,舞廳的裝飾為粉紅色,讓人看一眼,便能流連忘返。

    Y南警方對舞廳管制的可能真的很松懈,多名大佬,公然趴在桌面上,吸食著K粉,無人問津。

    “帥哥,喝點什么?”吧臺的服務員大聲問了句。音樂太吵,也只能扯著嗓子說話。

    “四杯威士忌!”食指敲打著桌面,楊宇默用不太熟練的Y南話說了句。

    四杯威士忌放在吧臺上,楊宇默銳利的眼神打量著舞廳,盡管動感的音樂很吵,但他還是聽見了一些少兒不宜的聲音。掏出幾張米元扔過去,抬頭看了眼服務員,“多余的當小費。”

    “謝謝!”后者手里攥著米元,心里激動壞了,這些錢,夠他在這里兼職一個星期。

    ‘哐啷’

    不和諧的聲音總是出現的很不是時候,眼神的余光掃了眼門口,六個穿著軍裝的男人,踉踉蹌蹌的走進舞廳。音樂嘎然而止,燈光停止閃爍。一樓大廳里的客人,紛紛找機會溜出舞廳。

    吧臺服務員嘴角抽動了一下,愣了兩秒鐘,隨后招呼道:“幾位軍爺,喝點什么?”

    “拿出你們這里最好的酒招待老子,把你們這里,最好的女人叫來。老子要在大廳里上演一場活春宮!”說話的男人明顯喝過酒,渾身一身酒氣,十分難聞。

    拿出手機,服務員神情慌張的聯系著店老板。敢在軍事基地對過開舞廳,說明老板有一定的后臺。貨架上擺放著的好酒,一瓶幾萬塊到十幾萬,借給他個膽子,他也不敢私自開封。一瓶酒,夠他干一年兼職的錢。

    “他/媽的,讓你給老子拿的酒,找的小姐呢?”膀大腰圓的男人怒氣沖沖的喊了一聲,‘嘭’的聲,身邊的玻璃桌被他一腳踢翻,玻璃渣渣打碎一地。

    望著被踢碎的玻璃桌,服務員臉色頓時變的鐵青。老板這間舞廳,因為安排在軍隊附近,幾乎沒有人敢來這鬧市,根本就沒有雇傭保鏢。十幾名服務生愣在一旁,面對身著軍裝的軍爺,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

    掏出一沓米元,楊宇默抬手扔到吧臺上,道:“給幾位軍爺上酒!”

    服務員顫顫巍巍的雙手拿起桌面上的米元,他開始覺得,眼前四個人,也不是什么善茬。換句話說,來舞廳消遣的人,背景都不一般。

    客氣的把酒杯放到托盤里,楊宇默抬手擋住送酒的服務員,微笑著說道:“雷正,王凡,祁東,還不去給軍爺上酒?!”

    三個人端起托盤里的酒杯,朝著六個醉熏熏的軍人走了過去。

    “軍爺,您的酒……”話音未落,王凡猛地潑在軍爺的臉上,抬腿一腳猛地踹在他的襠部,緊跟著掄起拳頭,狠狠的朝著他的腦門,用力的砸著。

    “媽拉個X,找死!”另一名軍爺猛地站起來,迅速掏出腰間的手槍,槍口緊跟著搖晃不定的指向王鋒的后腦門。

    ‘啪!’

    裝有威士忌的酒杯徑直的朝著男人手里的槍飛了過去,‘嘭’男人手里的槍被擊飛一米之外。楊宇默不著急,不上火,隨即拿起吧臺上一個酒瓶子,沖著他的腦門砸了過去。

    ‘啪!’

    男人的腦袋被酒瓶子砸出多道傷痕,王凡這才反應過來,華麗的轉身,抬腿一腳踢了過去。那雙黝黑錚亮的軍靴,掠過男人的脖子,最終重重的摔在地上。

    端著酒杯走到幾位軍爺身邊,楊宇默喝了口酒,道:“把他們衣服脫了!”

    幾分鐘之后,四名軍人走出舞廳,踉踉倉倉的向軍事基地走了過去。

    “嗨,又他娘的喝那么多,另外兩個人呢?”哨兵望著走路都歪歪扭扭的四個醉鬼,大聲問了一句。

    楊宇默抬手指了指后面,快步走進軍事基地。他也擔心,擔心被識破。好在那六個醉鬼經常去喝酒,哨兵并沒有太過在意。

    “干什么的?”一間辦公室門前,背著步槍的士兵大喊了聲。

    抬頭看了眼門牌,司令部,難道,這個時候司令部還有人不成?楊宇默嬉皮笑臉的從兜里掏出香煙,隨即遞過去一根,“喝,喝多了,找,找不到廁所了。”

    點著香煙,哨兵做了個噓的手勢,“小聲點,將軍在里面辦公。”

    “……”

    楊宇默頓時有些無語,有道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抬手摟住哨兵的脖子,“嘿嘿!”壞笑了聲,胳膊猛地用力,‘嘎巴’的聲,哨兵的眼睛慢慢閉上,旋即全身癱軟的坐在地上。

    猛地一腳踹開辦公室的房門,楊宇默與王凡三個人走了進去。

    “你們是什么人?”少將眉頭緊鎖,一雙銳利的眼神盯著楊宇默,從那雙怒氣沖沖的眼神里,他看到了一絲殺意。

    “嘶……”吸了口涼氣,楊宇默指了指桌面上的那張藍狐徽章,道:“那個徽章,我們家的吧。”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