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逍遙兵王(炫龍) > 第203章 我是刑警 (求鮮花)

第203章 我是刑警 (求鮮花)

    第203章我是刑警

    距離海邊不遠處的一棟別墅外面,翠綠的草坪上停放著兩架民用直升機。直升機周圍站著多名穿著西裝,身材高大,耳郭旁掛著微型耳麥的男人。

    別墅大廳里,一個胖子喘著粗氣,望著坐在沙發上的孫飛宇,王虎和劉洪三個人。

    “胖子,什么事讓你這么慌里慌張?”孫飛宇眉頭緊蹙,神情冷漠,語氣沉重的問了一句。最見不得手下慌里慌張的樣子,看著非常鬧心。

    胖子勉強穩定了下激動的情緒,低頭看了眼膝蓋上的傷口,抬頭說道:“警方把楊宇默抓起來了。”

    王虎冷笑了一聲,“我知道了,你腿上的傷口怎么弄得?”整個Q島,漫天遍地全是他的眼線,他不但知道這件事,就連警方去抓人,也是他事先下了通知。

    看了眼膝蓋處的傷口,胖子長滿贅肉的臉上浮起一絲尷尬的笑容,抬頭望著三位大哥,有些難以啟齒的說道:“那個,這是楊宇默用飛鏢給我傷的。”

    拿起沙發上放著的皮夾,王虎動作利索的拉開拉鏈。從里面拿出兩沓嶄新的華夏幣,‘啪’一聲仍在茶幾上,“抓住楊宇默,你功勞最大,拿著這些錢去看下腿上的傷口。剩下的獎賞給你,以后好好干。”

    膀大腰圓的胖子激動的點點頭,連聲說道:“謝謝虎哥。”走到茶幾旁,拿起兩沓華夏幣,這才慢慢退出別墅。心中不禁暗暗竊喜,想不到輕輕松松就能拿到兩萬塊錢。他做夢都沒有想到,這筆意外之財竟然來的這么突然。

    孫飛宇臉色凝重,人雖然抓住了,但他仍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但無論如何,卻算不出將要發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師爺,人既然已經抓住了,那我們就不用長途跋涉,趕往XG了。”扭頭看了眼孫飛宇,王虎神情黯然,愣了兩秒鐘,這才問道:“師爺莫不是覺得還有什么不妥?”

    孫飛宇搖搖頭,抬頭說道:“我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若是以前,或少總能算出點什么。可如今,我卻什么都算不出來。”長長嘆了口氣,這種事情,他還是大姑娘坐花轎,頭一回遇見。

    毒龍幫成立以來,王虎基本上都是聽從師爺的意見。可以說,師爺說往西,他絕不向東。可眼下師爺也沒有了主意,眉頭不由蹙動了兩下,“師爺,楊宇默打傷了朱天,以目前這個狀態,他少說也要在里面蹲個幾年。等他出來,黃花菜都涼了。”

    沉思了片刻,孫飛宇抬頭說道:“幫主什么意見?不決定回XG暫且避一避嗎?”以前王虎都聽他的,今天他決定聽一次王虎的意見。

    王虎聽明白了師爺的意思,深吸了口涼氣,道:“我覺得沒有必要在奔波到XG。畢竟,楊宇默這前半輩子,肯定是要在牢房度過。”

    孫飛宇點點頭,眼神落在劉洪身上,不管怎么說,他已經是毒龍幫的二幫主。關于幫里的決定,他有權利知道,并給出中肯的意見。

    “劉幫主什么意見?”

    聽了半天,總算還有人知道問問他,劉洪心里越來越覺得不爽。不管怎么說,他曾經也是一個叱咤風云的老大,如今落到這步田地,實在有些不甘心。好在孫飛宇沒有把他忽視了,不然他會更加郁悶。

    “如果他能在監獄待半輩子,也就罷了。讓他嘗嘗被關在籠子里的滋味,也很不錯。至于要不要去XG,我覺得還是聽王大哥的吧。”劉洪微微一笑,輕聲說了一句。

    ……

    “叫什么名字?”

    一間昏暗的審訊室里,暗黃的燈光忽明忽暗。楊宇默坐在老虎凳上,一雙略帶殺氣的眼神,望著坐在面前的兩個制服男。

    “看什么看?問你話聽不見?!”

    見楊宇默默不作聲,坐在左側的制服男再次問了一遍。右側的制服男輕輕松松的在電腦上羅列出一份案例,雙手放在鍵盤上,準備將面前這個‘嫌疑犯’的資料錄入檔案。

    “老子要見你們局長。”抬頭望著兩個制服男,楊宇默語氣有些強硬的喊了一聲。他想要知道,這次下達抓捕命令的混蛋是誰,竟然這么不長眼睛。

    ‘啪’

    左側的制服男狠狠的拍了下紅木的桌子,呵斥道:“你以為你是誰?局長是你想見就能看得見嘛!”心里不禁覺得好笑,尋釁滋事的小丑,竟然也想見局長。媽蛋,這混蛋怎么有種康熙微服私訪記的味道,還真把他自己當大頭了。

    不在理會眼前的兩個制服男,楊宇默打開神識,掃視了一眼整個公安局。柳如煙被關在另一間審訊室,和他一樣,同樣坐著冰涼的老虎凳。唯一不一樣的是她面前坐著兩個女JC。

    活了二十幾歲,從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坐在冰涼的老虎凳上,接受JC的質問。柳如煙望著眼前的兩個女JC,眼神中充沛著怒火和恨意。

    “姓名?!”

    問話的是一名年齡不大的女JC,右手轉動著一支鋼筆,抬頭看了眼柳如煙,語氣強硬的問了一句。

    “柳如煙。”輕聲回了一句,她沒有想過隱瞞什么。因為,她努力的給自己心里灌溉一種思想,那就是Q島警方抓錯人了。作為同事,她心里想到的只有理解和包容。

    “性別,籍貫,職業?!”

    制服女有些不耐煩的連問了好幾個問題,娘希匹的,晚上還要和男朋友嗨皮,不能讓眼前一個身份卑微的女人給耽擱了。

    咬了咬酥唇,聽制服女這口氣,柳如煙很想沖上去給她兩巴掌。盡管如此,她仍然忍住了。深吸幾口氣,抬頭說道:“性別女,籍貫華夏國HB省邢臺市,職業,職業刑警。”

    “why?”

    兩名女JC不由一愣,她剛剛說什么,她的職業是刑警?媽蛋,這小娘們還沒睡醒吧?

    “沒錯,你們抓錯人了。”柳如煙一臉慍色,十分惱火的回了一句。兩個女人這樣的表情,顯然,沒有把她放在眼里。

    PS:大家端午節快樂,雖然這祝福有點晚。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