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逍遙兵王(炫龍) > 第186章  集團高層改革

第186章  集團高層改革

    會議室里一片寂靜,歐陽倩倩的話,無疑給在座的各位高層老總,來了一個下馬威。這意味著,龍華集團幾十年不變的免費分紅,即將結束。從她話語的口氣,不難聽出,這些老總的好日子到頭了。

    “倩倩,你這樣做,太過草率。龍華集團是你父親一手打造起來的家業,你怎么能這么輕易把集團交給一個外人?更何況,他能承擔起這么重的擔子嗎?”說話的男人一臉胡須,頭發少許發白。顯然,男人為了掩蓋白頭發,給自己焗了油。

    微微一笑,“大家好,鄙人歐陽宇默,前任董事長歐陽振華,是我的父親。”頓了頓,楊宇默接著說道:“父親辛辛苦苦打造起來的家業,我和妹妹當然會承擔起全部擔子。我清楚在座各位的想法,龍華集團的損失,關乎著大家年底的分紅。

    剛剛你們交談的話,說實話,宇默心里很難受。我和倩倩,誰也不希望看見集團發生這樣的事情。今天上午,董事會各位老總齊聚會議室,我們覺得心里暖暖的。很不巧,我們聽見了一些不該聽的話。

    我決定,龍華集團高層趁這次機會,進行一次全面的改革。幾十年如一日的拿分紅,各位老總早已經數錢數到手軟。今年開始,集團不會在給大家一分錢的分紅。所有老總,全部進入集團基層工作,按照個人業績拿工資。”

    歐陽倩倩的話,已經讓會議室里諸多老總覺得很沒面子。但楊宇默的話,更讓他們感到驚世駭俗。這樣的話,放到歐陽振華身上,他絕對說不出口。

    “你們兩個,眼里還有沒有我們這些前輩?老子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們兩個乳臭未干的小屁孩,算什么東西?”

    終于,有人坐不住了。劉海濤猛地拍了下桌子,抬手指著歐陽倩倩和楊宇默破口大罵。涉及到個人利益的事情,他們當然不會讓步。有人帶頭,就會有人跟著起哄,會議室里的這些老頭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著。

    楊宇默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掀開蓋子,輕輕劃了劃浮在上面的茶葉棒。決定參加董事會之前,他就查看了這些高層老總的資料。若沒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這些人基本上兩三個月才出現一次。只顧著往兜里裝錢,卻不能給龍華帶來利益的人,他也沒心思留他們。

    歐陽倩倩玩弄著手機,纖細白嫩的手指跳動在手機屏幕上,一分鐘后,編輯了一條短信發了出去。這才把手機放下,晶瑩剔透的眼睛望著劉海濤等人。幸虧他們不是基層員工,這要是統一意見,一場罷工運動,龍華將永無天日。

    ‘叮咚’

    拿起手機,解開屏幕鎖,一則短信出現在熒屏上。歐陽倩倩把手機遞給楊宇默,臉色不由變的鐵青。

    看完短信,楊宇默嘴角乏起一絲冷笑。歐陽振華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家業,竟然被董事會的人這么敗壞。短信是龍華集團財會部發過來的,上面顯示,各位老總平均每年支出一個億華夏幣,用來交際,設立新工程。事實上,這些錢幾經周轉,全部進入了他們的賬戶。

    這次縱火殺人案件,導致龍華直接損失達兩個多億華夏幣。但與董事會十幾個人一年的支出比起來,這簡直就是鳳毛麟角。

    “苦勞?劉總,說說你苦在哪里?!”楊宇默極其淡定的望著滿嘴臟話的劉海濤,仗著他年齡大點,竟然倚老賣老。

    劉海濤怔了怔,一時語塞,不知道說什么是好。

    “我來幫你說。”點燃一根香煙,楊宇默抬頭說道:“數錢數到手抽筋,轉賬轉到銀行下班,這是不是也是種你說的苦勞?”

    凌厲的眼神望著劉海濤,如果這是在國外,他不知道已經死多少回了。

    劉海濤渾身一顫,哪還有剛才的淡定自若。華夏有句俗話,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凡事做過,與沒做的心態是不一樣的。事實一旦被揭開,當事人就會變的緊張,恐懼,甚至是害怕。

    ‘咚咚咚’

    門外響起兩聲敲門聲,歐陽倩倩抬頭說道:“進來。”

    推開會議室的房門,多名穿著制服的JC步態從容的走進來,為首的一個身材略顯發福的JC出示了證件,道:“誰是劉海濤,王德平,張富貴?”

    三個人站起來,神情慌亂的望著說話的JC,面對穿著制服的警官,他們不禁有點不知所措。會議室里所有人面面相覷,看來,龍華這次改革,完全不是鬧著玩滴。

    三名JC走到他們面前,先是證明了身份,再次拿出市檢察院出具的逮捕令。中間的一名JC沉聲說道:“你們三位涉嫌一起金融詐騙案,現根據華國法律法規,依法逮捕你們。你們可以保持沉默,但你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明晃晃的手銬,給會議室里沒有被帶走的幾位,敲響了警鐘。

    送走幾位警官,楊宇默回到董事長位置上,“龍華集團近年來資金不斷虧損,但我父親,每年給大家的分紅,不減有增。其實他心里明白,資金為什么會無故虧損。每增加一個項目,他都會非常仔細去做。但財務科報上去的項目,基本都找不到由來。

    父親在意與各位之間的感情,但有些人,卻從來沒有為他著想過。說實話,我為他感到不值。他把產業交給我們,是希望龍華日后會有更好的發展,而不是像今天這樣。”

    歐陽倩倩接過話,說道:“新規定已經頒發,如果仍然有想退股的老總,可以到財會部兌換華夏幣。”

    “新任董事長的話對我觸動很大,請董事長和總裁給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我不怕沒有薪資,不怕到基層鍛煉。想到前任董事長付出那么多,我做的事情,實在是有些過分。”喬勇深吸了口氣,“不論未來怎樣,我愿意伴隨龍華走到盡頭。”

    有人帶頭愿意留下來,就是一個良好的開端。楊宇默微微一笑,“龍華的未來,與董事會每位高層管理有著密切的關系。我相信,攜手共進,你們最終會把生活過的更加充實。龍華也將會變的更強大。”

    片刻的沉寂之后,所有人眼神落在楊宇默身上,“我們愿意留下來,與龍華共度難關。同時,也同意董事長剛提出的意見。”陳昭明抬頭說道。這句話,無疑代表了會議室所有人。

    楊宇默鼓了鼓掌,隨后,會議室里響起陣陣激烈的掌聲。

    ……

    昨晚發生的事情,市公安局非常重視。市局多功能廳會議室,局長郭英偉,刑警隊隊長柳如煙,刑偵支隊副隊長王鋒等領銜人員圍著會議桌,對這次重大案件,交流著自己的看法。

    “局長,從交警隊獲得消息,昨天夜里兩點左右,大概有二十多輛依維柯開進龍華一路。我們調取了監控器,與技偵人員現場勘查的車轍,非常相似。只是,嫌疑犯所用的交通工具,全部都是套牌。”刑偵支隊副隊長王鋒抬頭說道。

    會議室的熒屏上,顯示著一張監控照片,這幫人行兇的時候,還帶著雙管,甚至是四管獵槍。更讓警務人員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些人竟然人手一把。

    郭英偉雙眉緊蹙,望著熒屏上的照片,“他們撤離的線路查了沒有?”

    “局長,這些人很專業。上了高速公路,車隊就分散開行駛,我們簡單追蹤了兩輛車的路線,只是在高速公路服務區,他們就換了不止一個車牌。下了高速,就更找不到他們了。”交警隊的一名警官有些無奈,這些團伙,明顯分工明確,有組織,有預謀的策劃了這次案件。

    柳如煙轉動著鋼筆,臉色凝重。說實話,她的確不希望這件事和龍華扯上關系。但是扯上了,說什么都晚了。但愿,楊宇默他們能挺住。自從上次被他救下,心里總是會莫名其妙的想到他。

    “如煙,這個案子交給你處理,會不會壓力太大?”郭英偉抬頭,輕聲問了一句。雖然柳如煙是女流之輩,但卻繼承了她父母遺傳下來的辦案基因。上任刑警隊長之后,幾乎各種案子到手就能找到破綻。作為她父母的老朋友,他不知道該感到高興,還是擔憂。

    柳如煙微微一笑,“壓力肯定有,但局長,這個案子很復雜,您可催不得。”關于龍華集團的案子,她想徹底從根查起。這需要很長的時間,催的急,只能潦草結案。發生在楊宇默身上的案子,她會盡最大的努力去查清楚。

    “好,不催你。”郭英偉笑了笑,“但你可不能拼了命的干。注意身體,回頭,給你派幾個幫手。”

    “局長,您信不過我?”柳如煙怔了怔,抬頭說道:“我希望,親自負責這個案子。”

    郭英偉似乎看出了什么,沉思了片刻,“好吧,如果有需要,隨時聯系市局。市局會給你們開辟最大的通道,但,你要跟我保證,必須拿下這個案子。”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