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逍遙兵王(炫龍) > 第82章 仁義醫院的風波

第82章 仁義醫院的風波

    小虎應了一聲,開始端著托盤給客人上菜。現在他才發現,默哥不僅僅是功夫高手,廚房燒菜的技術一點也不比師傅差。

    兩個多小時后,餐廳里的客人已經酒足飯飽,開始陸續離開。

    楊宇默端著幾盤菜放在蘇婷菲坐的桌子上,嬉笑著說道:“不好意思,餓壞了吧?”想起讓兩個美女等了那么長時間,心里不禁有點不自在。

    “你個騙子,我們是被你騙來當義工的嗎?”歐陽倩倩嘟著紅潤的香唇,一臉不滿的說道。

    每個人面前放一個高腳杯,楊宇默笑著說道:“如果今天咱們不來,這里說不定會發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拿起紅酒給幾個人滿上,繼續說道:“我罰酒三杯,給兩位美女道歉。”

    蘇婷菲拽了拽楊宇默的衣角,臉色羞紅,嬌嗔了一聲:“倩倩亂說的,你別聽她的啦。”拿起筷子,看著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飯菜,疑惑的問道:“這些都是你做的嗎?”

    微微一笑,還是人家菲菲比較像個女人。“也不知道對不對你們胃口,湊合一下吧。”楊宇默十分謙虛的說道。

    小虎站在一旁,心道‘湊合’兩字,用到這里,可真有些不合適。老大燒菜的手藝,簡直就是巧奪天工,豈能用‘湊合’一筆蓋過。剛剛收拾碗筷的時候,客人桌上幾乎都沒有剩菜。

    這足以證明,默哥的手藝不能用‘湊合’兩字來形容。

    歐陽倩倩臉色羞紅,心里又氣又惱,好姐妹竟然重色輕友,關鍵時刻倒打一耙。隨即招呼徐祥慧和小虎,說:“小虎,慧慧,你們來坐姐姐這。”

    小虎和慧慧互相望了望,幾乎同時搖了搖頭。默哥已經幫了他們很大的忙,又怎么好和人家的朋友一起用餐?

    歐陽倩倩起身走到徐祥慧身邊,拉著她的手,說了一聲:“以后姐就把你們當成一家人了,不可以這么客氣。”

    “小虎,慧慧,今天坐在這里的都是自己人,不用見外。”

    說完,楊宇默拿起兩個酒杯放在小虎和慧慧面前。

    ……

    十幾輛機車血跡斑斑的停在邢臺市最大的私人醫院門前。這座命名為‘仁義’的私人醫院,擁有國際上最先進的醫療設備。配有資質高深的醫療專家。

    點點星辰閃爍的夜晚,仁興醫院每一個護士,每一名醫生臉上都掛著嚴肅的表情。醫院十幾個手術室同時亮著‘急救中’的燈光,氣氛顯得十分緊張。

    “通知大哥了嗎?”院長辦公室,一個穿著白衣大褂,胸前掛著身份牌的男人十分嚴肅的問了一句。

    辦公室里站著五六個同樣穿著白衣大褂的醫生,站的比較靠前的一個男人點點頭,道:“已經通知大哥,大哥說馬上就到。”

    院長整理了一下衣衫,一臉慍色。不知道誰這么大的膽子,竟敢連鐵狼幫幫主的兒子也敢打,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跟我去門口迎接大哥。”院長奪門而出,步履匆匆的走向急診樓。

    半個小時后,十幾輛奔馳寶馬緩緩開進急診樓。一時間,仁義醫院門前,豪車云集。

    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拉開一輛奔馳車的后車門,恭敬的躬身,彎腰,并用手護住車頂。

    劉洪還未下車,醫院院領導已經匆忙的走到車前。微微躬身,彎腰,所有人的眼神里,流露出的只有無限的敬意。

    “洪哥!”院長微微俯身,恭敬的說道:“少爺正在手術。”

    劉洪走下車,從內衣兜里掏出一根雪茄。一旁的隨從立刻掏出打火機,畢恭畢敬的為他點燃香煙。

    劉洪帶著三個人走進急診樓,其他人全部等在外面。這副情景,宛如電視劇情中的毒梟。黑色的西裝,锃亮的皮鞋,每個人耳蝸旁掛著對講耳機。這些人無論怎么看,都不像是古惑仔。

    “少爺的傷情怎么樣?”劉洪一臉怒意,他就這么一個寶貝兒子,如果青山有一點不測,就算翻遍整個華夏,他也絕對不會放過打傷兒子的人。

    院長皺起眉頭,“少爺的情況,不太樂觀。”頓了頓,接著說道:“我們能保證少爺的生命安全,但少爺可能會失去傳宗接代的功能。”

    ‘咔嚓’一聲,一支圓珠筆被劉洪一只手斷成兩截。

    “誰他媽干的?”

    院長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緊張的說道:“少爺他們來的時候,已經有些神志不清。不過他們還是堅持到了醫院,我們的人救護的時候,少爺和其他人都已經昏迷。”

    一把抓住院長的衣領,劉洪一臉慍色,十分惱火的道:“如果我兒子不能給老子抱孫子,老子就一槍崩了你。”說完,另一個手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多出了一把六.四式手槍,黑洞洞的槍口頂在院長額頭上。

    “洪哥……對……對不起……我們……盡……最大……努力……”

    院長渾身冒著冷汗,眉頭上的汗水如同豆大的水珠一樣。他知道,劉洪說要殺了他,絕對不會是開玩笑。跟著他混了這么多年,他手上有多少起命案,已經數不清了。

    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劉洪放下手槍,沉聲說道:“記住我的話,不想死,就不要讓我失望。”頓了頓,繼續提醒道:“我就這么一個兒子!”

    “我馬上去手術室!”院長擦了擦眉頭上汗噠噠的水珠,慌張的換上一套無菌手術服,步履匆匆的走向手術室。無論使用什么辦法,一定要保住劉.青山的命.根子。這,已經成了他唯一的想法。

    隨手把槍仍在桌子上,劉洪坐在沙發上,神情呆滯,情緒低落。邢臺屁大點的地方,想不到都已經有人敢對他兒子下手,簡直就沒有把他放在眼里。這件事情,一定要徹查清楚。

    “洪哥,上次我們搶了金三角的貨,會不會是他們做的?”劉洪身邊,一個穿著道袍的男人,表情嚴肅的說了一句。

    “金三角?”劉洪沉思了片刻,反問道:“金三角的勢力很牛bi,但他們敢在老子的地盤囂張嗎?”

    “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