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逍遙兵王(炫龍) > 第66章 魔術而已 (求收藏)

第66章 魔術而已 (求收藏)

    蘇婷菲愣了幾秒,她沒有想到,楊宇默竟然不會跳舞。不管會與不會,她都愿意教他。當下挽住他的胳膊,把舞蹈的各項要領說了一遍。

    一旁的宋少云不禁十分生氣,剛剛那副趾高氣揚的樣子完全消失殆盡。轉換而之的是一副惱羞成怒的神情。

    楊宇默當然不會理會一旁的宋少云,這家伙生氣,和他有什么關系?兩個人配合的非常默契,蘇婷菲只是說了一遍,他就全部記住了。

    舞池的燈光停止閃爍,音樂戛然而止。數秒鐘后,男男女女組成的舞伴手牽手走進舞池。當所有人準備好后,悠揚的音樂緩緩響起,燈光開始閃爍。

    舞池的人開始翩翩起舞。楊宇默剛剛開始,還有些不習慣,但總算沒有踩到蘇婷菲的腳。

    歐陽倩倩手里拿著一塊巧克力,坐在沙發上,看著楊宇默拉著蘇婷菲的手翩翩起舞,不由的笑了笑。不能成為他的妻子,能成為他的親妹妹,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楊宇默和蘇婷菲熟練的舞姿讓在場很多人嘆服,最后,所有人在音樂聲中悄悄離場。燈光打在兩個人腳下,此刻,兩個人成了別墅里最耀眼,最奪目的一對舞伴。

    片刻過后,別墅里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

    楊宇默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宋少云,他那副獐頭鼠目的臉上,掛著一絲怨氣。略帶殺氣的眼神,似乎見到了殺父仇人一般。

    “我們去喝杯香檳。”楊宇默牽著蘇婷菲纖細白嫩的手,兩個人步態從容的走到歐陽倩倩所在的沙發旁。

    “你們剛剛的樣子,好像一對情侶。”歐陽倩倩臉上帶著一抹壞笑,晶瑩剔透的眼神不停的對蘇婷菲眨眼。“剛剛你們好浪漫,我都有些嫉妒了。”

    楊宇默打開香檳,不調戲歐陽倩倩,是因為他不敢。那種心慌的感覺,會要了他的命。但蘇婷菲長的國色天香,傾國傾城,如果可以,當然不能放過。能三番五次見到這小丫頭,更加說明兩個人有緣。

    楊宇默不是和尚,做不到不聞人間煙火。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后,總有一個含辛茹苦的妻子。除了歐陽倩倩,蘇婷菲的確是一個不錯的對象。

    蘇婷菲臉色微紅,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楊宇默,見他沒什么變化,才用手碰了下歐陽倩倩的手背,小聲叮嚀道:“真是的,瞎說什么呀。”

    “不知道這位兄弟該如何稱呼?”說話的男人是宋少云,此刻的他,已經伸出右手,示意想和楊宇默這位‘朋友’認識一下。

    京都紈绔子弟宋少云,稍微有點實力,稍微有點眼色的人,都應該知道他的名字。活了二十幾歲,還從來沒有幾個人敢跟他搶東西,當然,包括人。

    而今天,這個渾身上下一身衣服加起來不值一百塊錢的男人,竟然敢和他看上的女人跳舞,這樣令他和他身邊所有人不敢相信的事情,他還是第一次遇見。

    蘇婷菲和歐陽倩倩手里端著高腳杯,只是眼神都停在楊宇默身上。

    蘇婷菲心里已經做了打算,如果宋少云敢侮辱楊宇默,那她就豁出去了。什么南非鉆石項鏈,什么宋少,她會全部請出這棟別墅。

    楊宇默一只手端著高腳杯,一只手拿著一瓶香檳,并沒有要放下的意思。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不好意思,有點忙不過來,手就不必握了。”說完為菲菲和倩倩倒滿香檳。

    “……”

    宋少云被氣的臉色通紅,整個別墅里的人都坐在一旁,有的吃著點心,有的品嘗著紅酒。但他們的眼神幾乎都停在楊宇默和宋少云兩個人身上。

    一個是京都五大家族宋家的宋少爺,一個是穿著一身廉價衣服,不知道身份的男人。在場的人都不是傻子,能讓壽星親自邀請跳舞的人,身份絕對不會簡單。別墅里不免有太多的人認為,楊宇默屬于那種扮豬吃老虎的角色。

    但在場的人也都清楚,這頭老虎,可不是一般的老虎。

    宋少云環顧了一下四周,臉色通紅,大有一種火辣辣的感覺。長這么大,從來只有他羞辱別人的份。想不到,今天竟然會有人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羞辱他。

    半晌,楊宇默放下酒瓶,翹起二郎腿。從兜里掏出一包四塊錢的紅金龍,抽出一根香煙,自顧自的叼在嘴上。

    “宇默,打火機。”蘇婷菲把桌子上的打火機向前推了一下。她和歐陽倩倩都十分反感抽煙的人,但今天不知道為什么,她們不但沒有反對,還十分贊成他抽煙。

    四塊錢一盒的紅金龍,不禁讓在場所有人大跌眼鏡。

    能走進這棟別墅的人,身價都不會低于五千萬。但楊宇默一身普通的裝扮,一盒紅金龍香煙,著實的讓人猜不出他的身份。他的樣子,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農民工。

    楊宇默沒有拿打火機,左手一抖,一股火苗出現在大拇指上。

    “啊……哇……”

    周圍的人不由驚駭的叫了出聲,就連歐陽倩倩和蘇婷菲都不例外,兩個人捂著嘴巴,不敢相信的看著楊宇默拇指上跳動的火苗。

    “騙人的把戲。”宋少云一臉慍色,如果這里不是蘇婷菲的別墅,他肯定讓人把楊宇默拖出去揍一頓。會點魔術的小把戲就來泡妞,太不知好歹了。

    楊宇默無奈的搖了搖頭,看向宋少云,“宋少,你見過燃燒這么久的把戲嗎?”聲音落下,‘噗’一聲,火苗頓時竄高數米。

    一股燒焦的味道,頓時在別墅中彌漫開來。

    “啊……我的頭發……”宋少云驚叫了一聲,從面前的化妝鏡上可以看出,一支火苗在他頭頂上跳動著,火苗如同有生命一樣,讓人不敢相信。

    楊宇默抽了口煙,左手再次一抖,一個晶瑩剔透的水球出現在眾人眼前。

    “哇……好漂亮……”

    房間里又傳出一陣驚叫聲,如果說火球是把戲,那么水球呢?當今魔術師,還沒有一個人能用手輕而易舉將水球匯聚在一起。

    ‘噗’又是一聲,水球化作一盆水,澆在宋少云的頭上。冰涼的水從上到下把他淋成了一副落湯雞的模樣,周圍的人不禁唏噓不已。

    PS:兄弟們如果喜歡,還請點一下收藏,感激不盡;

    “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