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逍遙兵王(炫龍) > 第7章 溜之大吉

    “    客車距離汽車總站越來越近,楊宇默看向窗外,不遠處的停車場上,近乎七八輛依維柯面包車挺在停車位上。這些汽車身上,都貼著媒體的條幅。看到這里,不由自主的用意念掃描了一下不遠處的車站大廳。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大廳內架設的攝像機多達十余個,各個媒體的話筒多達二十幾個,看到這里,不禁把他嚇出了一身冷汗。收起意念,車廂內響起了乘務員優美的聲音:“各位乘客,我們即將抵達美麗的國際大都市邢臺,請帶好您的隨身物品,準備下車。感謝您乘坐本次客車,再見。”

    “你把這個東西含進嘴里,閉上眼睛,默數十下,然后睜開眼睛,你會發現一個奇跡。”楊宇默從醫藥箱中拿出一塊帶著包裝紙的小方塊,類似方塊糖一樣的東西遞給身邊的蘇婷菲。這小妞一直在看著自己,自己想溜都沒有辦法。

    最后一排的窗戶是開著的,只要輕輕一拉,他就可以溜之大吉。但是首先,要避開這個女孩。

    蘇婷菲看著楊宇默手中的東西,調皮的提出條件:“如果我吃了,你可不可以和我共進晚餐?”馬上到車站了,即便他手里的東西是安眠藥,她也不怕。何況他剛剛救過自己的命,不可能是壞人,她天真的想著,希望楊宇默能答應和自己共進晚餐。

    車馬上就要進站了,在不溜,就真的沒有機會了。面對數十個攝像機,這些東西會很快暴漏他的身份,哈薩克斯坦政要人員,‘藍狐’‘響尾蛇’很快就能找到自己。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對抗多方面的軍事力量,必死無疑。想到這里,點點頭說道:“如果你按照我說的做,我答應你,和你共進晚餐。”心道:不過,不可能是今天……

    “太好了。”蘇婷菲打開包裝,想都沒想把東西含進嘴里。一陣陣清涼舒爽的感覺由心底直至嗓門,她從來沒有想過,一塊‘方塊糖’竟然這么好吃,而且還有這種神奇的功效。按照楊宇默說的,她閉上眼睛,開始默數:“10、9、8……”

    “3、2、1……我可以睜開眼睛了嗎?”蘇婷菲調皮的問道。一絲涼風從窗口襲來,配合她嘴里的‘方塊糖’傳來的感覺,讓她覺得非常的舒服。這種方塊糖有清神的效果,是楊宇默在每次身體發熱的時候,用來降溫用的。中草藥制成的,對身體有很大的好處。只是可惜,被蘇婷菲錯認為了方塊糖。

    蘇婷菲睜開眼睛,身邊的楊宇默已經不見了。窗戶被打開了半個,醫藥箱也不見了,車還沒有停下。她意識到了什么,慌張的將頭伸出窗外向后看去,然而卻在也沒有看見他的身影。

    “說好了與我共度晚餐的,這人竟然說話不算數……”蘇婷菲嘟囔著小嘴,眼淚都快哭出來了。楊宇默的座位上,一塊方塊糖壓著一張紙條。

    “對不起,今天實在不能和你共度晚餐。因的確有要緊事要做,這個‘方塊糖’有清神降火的作用,可以讓人瞬間清醒很多,亦可以增強身體體質。送給你,權當宇默說謊賠罪的小禮物。楊宇默留字。”蘇婷菲拿起紙條和‘方塊糖’,緊緊的將‘方塊糖’攥在手心里。

    客車緩緩的停在出站口,所有乘客開始下車,記者猶如戰場上發起沖鋒的士兵一樣,將所有乘客群涌而圍之。

    “誒,大英雄呢?”司機站起來看向車的最后邊,他一直注意著下車的乘客,但是好像沒有大英雄,而車后面,已經空無一人。“我說,誰看見大英雄了?”司機慌張的走下車,這人怎么能說不見就不見了呢?

    總經理見司機走進大廳,連忙上前問道:“老張,見義勇為的人呢?”

    “總經理,我也不知道,這人剛剛進站的時候還在,眨眼間就沒有了。”老張也感到十分邪乎,他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怪事。

    總經理那個氣憤啊,差點就跳起來了。他們辛辛苦苦準備了這么半天,見義勇為的英雄竟然不見了?這可怎么向董事會交代?

    “老張,快去調度室,查看一下你車上的行車記錄儀。”總經理身邊的助理急中生智,這架勢,今天一定不能讓這見義勇為的英雄跑了,不然白忙活了。

    老張想到行車記錄儀,拍了拍腦袋,說道:“媽呀,劫匪動手的時候,威脅俺把記錄儀關了,后來也忘記開了。都賴我,看我這什么腦子。”當著總經理的面,他不可敢推卸責任,能攬的全攬在自己身上。即便是大英雄不見了,這件事情也不至于把他開除了。

    “……”幾名中高層頓時無語,盡管沒有看到見義勇為的大英雄,但總經理還是代表交運集團向大家道歉,解釋。并賠償了每個人一些精神損失費,這些損失,比起前幾次的損失,簡直就是鳳毛麟角。

    “小姐,對不起,我來晚了。”一名戴著墨鏡的男人接過蘇婷菲手中的包包,十分歉意的說道。顯然,他已經知道路上出事了。

    蘇婷菲搖了搖頭,她心里還在想著那個救過她的楊宇默。“跟你沒關系,是我自己要做大巴的。”說著走向停在汽車站門口的一輛賓利雅致限量版轎車。

    戴著墨鏡的男人拉開車門,待蘇婷菲坐進去后,才把她的香包也放在后面。接著走到駕駛室門前,拉開車門,坐進駕駛室。在眾目睽睽之下,轎車開出車站。

    蘇婷菲拿出自己的電話,撥通了閨蜜的號碼。今天有太多的話,憋在心里,讓她感到十分難受。心里不舒服,一多半的原因都是因為楊宇默拒絕自己的請求,竟然還哄她閉眼,溜之大吉,想想就覺得難受。

    “菲菲,在鄉下玩的愉快嗎?”閨蜜歐陽倩倩的聲音嬌滴滴的在話筒中響起。

    蘇婷菲‘哼’了一聲,這話的意思,她總覺得那么別扭,想想今天的事情,多么愉快的心情也變的糟糕了。“倩倩,你看新聞了嗎?”

    “咦,蘇大小姐怎么也開始關注新聞了?”歐陽倩倩調侃著,打開新聞網頁,“我看看昂。”

    “隆堯縣至邢臺市大巴車遭遇持槍劫匪,郊區公路上演生死時速!”歐陽倩倩讀到這,不由愣住了,馬上擔心的問道:“菲菲,你不是吧?你坐大巴回來的?”蘇婷菲讓自己看的,肯定不是國際新聞,現在最醒目的一條,就是這條新聞,看到這,她的心不由都懸了起來。

    “嗚嗚嗚……倩倩……你知道嗎……人家用槍頂著我的腦袋……”蘇婷菲很少流眼淚,即便是遇到天大的委屈她也能忍住,但是唯獨今天的事情,她怎么也忍不住了,眼淚如同豆大的淚珠一樣落了下來——

    &#4    

    “1;——  

炒股大赛